舞動著迷人的姿態,我分不清那是誰的身影,直到妳燦爛的笑靨映入眼簾,我才發現妳一直都存在。
我將在這裡代替妳將妳未完成的心願逐一完成。


最終章──我不是天使


三年後


  佇立於店門外,我站在有一陣子距離處思索手中的海報剛貼在哪裡較為適當。


  早晨的微風徐徐吹來,讓人感到舒暢,幾乎分秒不差的同一時間,我瞧見遠方的綠影逐漸靠近。


  「日安。」我用日文向郵差先生問好,眼前這位郵差先生從我剛搬來此處時便在這一帶服務,算算跟他認識也有三年,是個比我還年輕的小伙子,最好認的是他陽光般的笑容。


  「日安,游先生,這是您的信件。」打完招呼他將一疊信交到我手上,郵差先生見我手邊還有工作,他向我點頭示意後,隨即踩著腳踏車離去。


  我先行回到店裡頭一一審視收到的信件,有些是收據、有些是親友捎來的問候、有些是無關緊要的宣傳……我含著笑迅速略過信件,直到最後一封信件的寄件人名字映入眼中,我著實愣住。


  「怎麼可能……」


  喃喃自語之際我小心翼翼撕開信封上頭,手微微顫抖,信封及裡頭的信紙都有些微泛黃,然而我確信這封信的確出自於她,因為那字跡我已經懷念不下百次。


  才見了起頭的第一行稱謂,我已經不爭氣的任淚模糊眼眶。


  小希,真的是妳,真的是妳。
  

  親愛的:

  請容許我這麼斗膽喊你親愛的,一直以來我都想這麼喊你,然而苦無機會,所以,就讓我喊這麼一次,好嗎?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你是否已經將我忘懷了?


  我猜是不行,正如我即使已經不在人間,我仍掛念著你。


  另外,請你別嚇到,也別詢問周遭任何人我是用什麼管道才有辦法將信交到你手上,因為這是我這輩子唯一想自己收藏的秘密。


  自從日本行回來,我已經不見你的笑容,我知道是因為我生病的關係,一連串的治療及病痛連我自己都笑不出來,又怎麼能勉強你對我露出微笑?可是,親愛的,我要告訴你,你笑起來真的很好看。


  在分散多年後我再次注意到你,是在個陽光和煦的午后,你推著一名老奶奶在庭院散步,而對她露出的那抹笑容,讓我的視線從此離不開你。


  我慶幸老天爺讓我們再多年前便有了無法分離的牽絆,那令我心裡好過些,只是有點遺憾我知道自己不是一個人竟是在我生命快要終結之時,如果再早些與你重逢,說不定我會活得更完整,你覺得呢?


  親愛的,對你想說的話總是源源不絕,我才剛寫下一句,腦海又湧出好幾句,讓我提筆不及。


  我想說的也許會一直重覆周旋在同一個話題,因為至此我已經感到有些疲倦,現在的我身體已經無法完全自主,用苟延殘喘這句成語用在現在的我再適當不過了。


  親愛的,別皺眉,我所言的不過是玩笑──我適圖以玩笑平撫接下來要對你的告白,事實上我現在很緊張。


  親愛的,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說:「我不是天使嗎?」


  在旁人眼裡,他們對我的不過是再一般不過的稱讚,可是我莫名的堅持是純粹的第六感作祟。


  看盡童話故事書,裡頭的天使大多沒有好結局,他們傾盡一生為的是守護心愛的人讓對方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然而自己呢?抱傷瘁死,我討厭這樣的結局,我討厭悲劇。


  上天開了我一個大玩笑,祂將我的人生寫成我最厭惡的悲劇。


  自從知道自己是私生女開始,我隱約清楚我的人生將不完美,選擇咬牙撐過,也許是因為在心裡深處,我一直將你惦記著。


  於是真相大白後,我覺得鬆了口氣,我任性依賴著你,享受我顛簸一輩子最後那短暫的清寧。


  對誰我不曾認真的說出「愛」這個字眼。


  現在我卻很堅定的對你說,無論經歷多少歲月,無論我是否仍在你身邊,我對你的情感將永不改變。


  是的,親愛的,我愛你……


  我不願乾巴巴望著你與別人相偎在一起,我想當可以牽著你的手讓你幸福的那個幸運女孩。


  所以我不是天使,因為我只想當你的情人。


  親愛的,莫怪我草草收尾,還有好多話想告訴你,但我的眼皮越來越重,我知道過沒多久我又要昏睡。


  倘若輪迴真的存在,我由衷希望下輩子老天爺賜予我平凡的一生,好讓我可以好好與你在一起。


  最後,答應我,就算用一輩子,最後要釋懷我的離開,這輩子所有命中注定,都是為我們下輩子的愛情下伏筆。


  這輩子未完的緣份,下輩子,再繼續……


  我愛你。

                             小希04.6.6

  

  我任由信紙在我手中飄揚,也任淚水在臉上橫流。


  好不容易逼迫自己別再去想,三年前小希辭世那天的回憶,如今又像顆炸彈被引爆,在我腦裡、心裡炸開,將我炸的遍體鱗傷。


  小希辭世那天,2004年6月9日,我二十一歲生日。


  其實她走得已經很平靜了,相較於一些病人連在生命的最末也要讓病魔折騰的不像人樣,我感謝老天爺讓小希在一個美好的夢境裡去世。


  在跟小希承諾會笑著跟她說再見後,我們持續聊天著,不管滔滔不絕或是片斷的自語,我們誰也不敢停下,深怕只要一停,就再也沒有可以談天的機會。


  就算我累了,我也堅持不肯離開小希寸步,小希也很爭氣的陪著我,只是在六月八號到六月九號之間,小希用虛弱無力的聲音告訴我:「翼翔,我累了,好想睡覺……」


  我沉默不語,我知道小希的話並不是純粹只指她身體上的疲憊。


  「翼翔?」見我久久沒有回應,小希再次輕聲呼喊。


  「那就好好睡,我會在這裡一直陪妳。」我強忍心中的波濤,盡力以平靜的口吻對小希說,隨後我聽見小希她輕笑,並感覺懷中的人兒越來越輕,我瞭解「最後」將要到來。


  「謝謝你,這輩子,我很幸福……」良久,這句話飄進耳裡,在我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小希平靜的離開人世。


  我沒有嚎啕大哭,只是將她擁得更緊,而最後一眼我看見小希安祥的臉龐帶著一抹真誠且幸福的微笑。


  拿起緊急聯絡的對講機,我淡淡地對執勤的護士說:「麻煩現在立即知會王醫師及夏小姐的家屬,夏萌希小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語末,將對講機掛上,我忍不住流淚。


  同時,外頭詭譎的下起傾盆大雨,似乎連老天爺都不捨小希的離開。


  ……


  芠荷的聲音打斷後續的回憶,我慌忙將信收入衣服的口袋,並且用衣袖抹去臉上的淚水。


  「妳來了?」我有些尷尬的向她問好。


  芠荷走向我,心疼地問:「又想起小希?」


  我以淺笑代替回答。


  「別想太多。」芠荷輕拍我的肩,然後側頭詢問今天要做什麼?


  「就去看看小希吧,今天是個好日子。」不知道為什麼今天特別想去跟小希說說話,我心想。


  芠荷頷首,甜蜜的勾住我的手臂往咖啡廳外頭而去。


  「急什麼嘛?真是。」望著芠荷小跑步到停車處的背影,我失笑。


  將店門鎖好,仰頭望向蔚藍的天空,哪,今天天氣真好。


  小希,或許妳的離開還帶著遺憾,但只要我想起妳說妳是幸福的,那麼我也沒什麼好怨嘆的,是不?


  在心裡鼓起好大的勇氣,我的嘴角先是牽起一抹笑,然後我對在天上的小希說:「小希,再見了……」


  彷彿還可以見到她回以我的道別一抹燦爛的笑容。


  不過小希,雖然我已向妳說再見,但我永遠不會忘記妳是我今生最愛。


  一個轉身,我雙手插入口袋往芠荷的車走去。

  
  或許,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始,誰知道?




  我終於知道妳不是天使,妳只是凡人,踩著妳的腳步走完世界。
  下輩子,請再給我一次愛妳的機會。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