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paradise.ezla.com.tw/files/article/html/106/106443/index.html

*「不良女王」是我昨天半夜在逛冒天的時候逛到的
*整個還滿好笑,不錯看,大力推推
*以下,第一章試閱

不良女王 - 第一集 不良女王01(全新改版)

相信大家都聽過這句俗諺——『天做虐,猶可違,自做虐,不可活。』

眼前正有個血淋淋的例子正在發生。

而這個血淋淋的例子,目前站在一棟佔地百多坪,以黑色大理石為基調,建造的既新穎又氣派的大廈……後方這座佔地四十來坪,被種滿各式蔬果的小庭院包圍著,看起來少說有一甲子歲月的日式傳統平房前,努力地為了自己的歸巢權,敲擊著守護他們家近乎七十個年頭的黑檀大門。

「阿母,我知道錯了,外面好黑又好冷喔!讓我進去好不好?阿……」

女孩邊哀求著邊重敲著黑檀大門,但她的頻頻哀求獲得是……一件越過圍牆,掉入她頭頂的鮮黃色羽絨衣,與一張附贈在羽絨衣上的小紙條。

紙條上寫著:『親愛又可恨的女兒,妳冷是不是,我把妳最愛的冬季外套丟給妳,這樣妳不冷了吧!不冷的話,就馬上、即刻給我--滾。』

「阿母……拜託啦!這次我一定會改,如果我這次再沒改的話,我就被可樂『噎』死、乖乖『淹』死,阿母您聽到您含辛茹苦養了二十年的女兒在叫您嗎?求求您讓女兒進去啦!」

但她的懇求,換來的卻是寫滿斥罵的紙團一枚。

『妳還有臉求我放妳進門,這次簍子給我搞這麼大,要我怎麼原諒妳?跟我拿錢說要去參加大學衝刺班,結果妳卻是把錢拿去買數位相機偷拍金╳城的裸體,還因為閃光燈忘了關,被人當場逮到!』

似乎算準了女孩的閱讀速度,女孩看完最後一字的剎那,另一團紙團又從天而降。

『妳知道媒體都批判我跟妳爸是對縱容孩子的失敗父母!為了洗刷我跟妳爸失敗父母的名號,我們非把妳逐出家門不可,所以要進門……等妳口裡一致在說。』

「阿母,您怎麼可以這樣對我,您知不知道現在外面的人心有多險惡,您怎麼忍心放任我這個跟您骨肉相連的女兒隻身面對這個混亂的社會呢?阿母……求求您放我進去……阿母拜託……」

女孩奮力地敲著眼前這扇厚實的黑檀大門,希望她的懇求能獲得她母親的諒解,但黑檀大門聞風不動就是聞風不動。

母親的狠心讓女孩氣憤地重踢了下黑檀大門,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撿起放在腳邊的外套,牽著嚴重生鏽,齒輪還不斷發出嘰嘰怪叫的腳踏車,向前方漆黑的街道走去。

走沒幾步,女孩不放棄地停下前進的腳步,依依不捨地看著那扇陪伴她長大的黑檀大門,隨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本以為這次闖的禍只要打幾下屁股,扣幾個月零用錢,然後禁足個半年就會沒事的,沒想到這次阿母真的狠下心趕她走。

不過她實在搞不懂為何阿母這次會這麼生氣?

她只不過是跟蹤了一下紅遍亞洲地區的性格男星--金╳武,然後一個不小心溜進了他投宿的飯店,再然後一個不小心坐在衣櫥內看到他換衣服的全程畫面。

再再然後她又一個不小心被他結實的身材,還有下半身碩╳的╳╳,給迷住了神智,然後控制不住自己地拿起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掛在脖子上的相機,拍了幾張他健美帥氣和下半身╳╳的照片,想說夜晚孤獨時,可以拿出來睹『物』思人。

誰曉得,她竟粗心地忘了關閉閃光燈,就這樣被發現個正著,最後被請進了警局,還成為當天各大頻道的頭條人物,隔天全家人更是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說是想探討是什麼樣的家庭,會教養出這樣性格扭曲的孩子來。

因此,接下來的一個月,打開電視盡是探討現代孩子的教養問題,而她隨即成為『不受教』這三個字的最佳代言人,至於她阿母,則是成為縱容小孩且極度失責的母親代言人。

於是,她阿母為了洗刷她不會教養孩子的臭名,今天便狠下心將她趕出門,好澄清她是個不會縱容孩子的失敗母親。

想想這整件事的經過,也不過是她拍了幾張金╳武的裸照,和幾張碩╳的╳╳的特寫而已。

她實在搞不懂她阿母為何要為了這點小事,而將她這個世界無敵霹靂嬌弱的女兒往外扔。

阿母,您難道不知道,現在外面的人心有多險惡,您的骨肉相連的女兒又是如此的善良柔弱,難道妳一點也不擔心您這個善良柔弱的女兒,一人隻身在外,會被人給騙了嗎?

看著遠方那扇始終緊閉的黑檀大門,她知道,她再怎麼善良柔弱,也抵不過她阿母選擇洗刷縱子臭名的慾望。

一想到她母親為了名譽選擇將她拒之門外,面對這樣的確認,她的心頭不禁隱隱泛起一陣陣的酸楚。

因為她實在沒想到,她母親竟會如此殘忍地不在乎她的安危。

沒關係!她就不相信她一個人無法在外頭生活,哪天就不要讓她成功,哼!到時你們就不要求著認她這個『可恨』的女兒。

念頭一定,女孩將腳踏車轉正,正當要走時,一陣心急的呼喚,喊住了就要沒入夜色的她。

「大姊,等一下!」

聽聞叫喊,伊定蔃興奮地忙轉身。

不會是阿母回心轉意,免她流放之罪吧?

當她歡天喜地要將腳踏車反轉迎向那嬌小的身影時,嬌小身影突然對她大喊道:「大──姊──妳、的、房、間、現、在、是、我、的、了——謝、謝、妳、讓、我、脫、離、那、間、向、陽、的、房、間──」嬌小身影深怕女孩聽不清楚,還故意把每個字分開唸。

女孩一聽,差點就連人帶車摔成一團。

「靠!伊定縈,算妳狠!妳大姊我就要踏上險惡不明的社會了,妳沒有替我求情就算了,還落井下石侵佔我的房間,沒關係,妳給我記著。」

女孩憤怒地朝她妹妹送上一記朝天中指,以洩滿腔因失落而產生的火氣。

「我、會、記、住、的──但、妳、的、房、間、我、還、是、會、佔、領、的──」伊定縈毫不在乎地繼續激怒女孩。

「你╳的咧!就不要給我回來,不然我非把妳給抓起來活活掐死。」女孩氣得在空中做出掐脖子的動作威脅她。

「反、正、在、妳、掐、死、我、之、前——妳、的、房、間、都、會、是、我、的──」

女孩被妹妹的回話氣得火冒三丈、面容變形,但又拿她沒辦法,因為她被逐出家門是事實到不能在事實的事,為此,她只能咬牙承受下房間被佔領的事實。

想當初她是以如何卑鄙的手段搶到那間房間,沒想到捍衛了十二年的房間就這樣易主了,真是不甘心啊!

深吸口氣,抬起下巴,將腳踏車轉正,跨上,憤然地離開這個沒有同情心的家,朝她的新生活前進。
創作者介紹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