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本書,茗芸的離開。



在強過後,我本來以為你是來接替他的。
但我想過了,你並不是強,你也沒有跟我約定過什麼。

「我離開了,你會想我嗎?」
「不知道,也許會吧。」
「那我走了喔。」
「那妳什麼時候回來?」
「我以後都不會回來了。」
「你看妳什麼時候要回來在告訴我,我再去找妳。」
「笨蛋,我以後都不會回來了。」
「……」




在雅婷事件過後的一個月左右。



「喂!死胖子,給我過來。」


茗芸今天不綁馬尾,反而用了一個公主頭。說真的,我個人覺得相當適合她。
「幹嘛?」老闆倒是顯得相當不以為意,躺在沙發椅上一動也不動。不知道是有看見還是沒看見。
「別管!給我過來!」茗芸咬著下嘴唇,不知道在緊張什麼,好怪。
「很麻煩耶。」老闆口頭抱怨,但還是從椅子上爬起來,動作就像是恐怖片裡頭的殭屍王復活。
「你看,我今天有沒有什麼不同的?」茗芸臉紅,在老闆面前轉了一個圈。
老闆抓抓頭,看看我,又抓抓頭,又看看我,然後摸摸茗芸的額頭,還故意裝的跟什麼一樣。
「沒發燒啊?」事後,老闆冷靜的注解。
「誰跟你說我發燒了!大白痴!」茗芸說,不知道在氣什麼。
「要不然幹麻沒事轉圈圈。」老闆問,坐在相親相愛到令人不齒的蘋蘋跟博聖旁。
「哼!」茗芸冷哼一聲,整間店都聽的到。
「大姨媽來了嗎?」老闆晃著頭,大概在想女人有月事還真是麻煩之類的。
「你……!」茗芸簡直快發瘋,跑的衝進廁所,出來的時候已經變回馬尾。
「換掉綿綿了嗎?」老闆居然又問這種白濫問題,真是夠了!
「你!!!!」這下茗芸又跑回廁所,我趕緊跑去。

廁所前。
「茗芸,妳在幹嘛?」我問,敲門咚咚。
「小妹,別管我啦。」茗芸說,語氣很洩氣。
「用給老闆看的嗎?」我問,在門外死瞪著門。
「我哪有!!」茗芸還是不承認,真是可愛。
「妳今天用這樣好漂亮喔,老闆不知道在耍什麼酣,居然沒發現。」我說,拳頭碰在門上。
「小妹,我問妳喔……」茗芸打開門,綁著馬尾。
「問吧。」我點頭,真是莫名其妙的嚴肅。
茗芸顯得有點扭捏,又有點害羞的臉問我:「如果有一天,我不在這裡了,妳想那個死胖子會想我嗎?」

……。
哇哩勒,妳現在在發春嗎?
不……不不……
妳發燒了嗎?

我看著臉紅的跟什麼鬼一樣的茗芸,腦袋內的符號時空飛梭,到處翻滾。
「小妹……?」
啊?靈魂飛出。
「小妹……」
等我想一想啦。一個接著一個飛出。
「小妹!!」
茗芸用力搖我,把我的靈魂一起強力收縮回我的身體。
「啊?天亮了嗎?」我沒頭沒腦地說,看來瞬間解壓縮是非常不好的行為。
「妳還沒回答我耶。」茗芸很激動,但我不知道她在激動什麼。

茗芸,這個妳應該去問老闆,而不是問我吧?

實際上我個人認為,人跟人會在一起不是沒有道理的。
這裡頭會有很多巧合來著。
不懂嗎?老實說,我也不太懂。
不過我個人很相信,也很確定。
這種東西就叫做緣分。

而現在故事到了尾端,我身邊握著我的手的人居然是言銘。
經歷過很多有的沒有的鳥事,我有一滴滴承認他是我的男朋友了,別太多,只有一滴滴。
而最讓我覺得莫名其妙的莫過於雪玲跟子浩的事情了,可惡的蛋餅妹!居然用外旋發球將帥哥的心一次擄走,真是太過分了。

接下來是我哥,老愛玩阿給的白痴,不過他改完三太子了,因為他有一天開啟阿給開啟不了,足足愣在電腦桌前看著藍色的英文字母發呆。
然後電視就有三太子遊戲的廣告,他的頭就被吸引過來了,就是那種頭動身體不動的方式,臉上呆滯。
第二天,他就跑去買了三太子安裝光碟,就開始玩了。
這告訴了我們什麼呢?
這種男人,糟糕透了。

蘋蘋跟博聖的事情最讓我感到奇怪,因為博聖現在看到老闆多少還是會有些恐懼感,常常老闆慢慢的走過去,表情發呆,但是看起來很不屑。
博聖就會摸摸鼻子,然後遮著自己的肚臍露出恐懼的神情。而天真可愛的蘋蘋當然就會安慰起嚇壞的博聖,兩個人的感情進步神速,又在臉上啾了好幾下。

當然好奇心重的本人,當然會想問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妳想知道?」老闆看著火影的漫畫,一手操控即時通,聽說是他高中同學的小云不知道又在搞什麼鬼了。
「嗯。」我點頭,擠出開朗的笑容。
「妳進去嘗試看看不就好了,妳先進去,我等一下再進去找妳。」老闆邊說,眼睛也不用看著鍵盤,直接傳訊息給遠在高雄的小云。
內容是:「妳這個大笨云,高中是這樣!大學也是這樣!妳以為妳又再拍愛情魔法師了嗎?」
「我才沒有那麼笨,進去被你嚇的勒。」吐吐舌頭,大笨蛋。
「其實妳沒有我想像的那麼笨嘛,小妹。」老闆看完漫畫,蓋起手提電腦的蓋子,帶領我前往博聖的改造廠。

「就這個?」我看著眼前的果汁機發愣,這是什麼鬼拷問機器。
「還沒開始。」老闆冷笑,走到另外一個小房間內,然後叫我打開電視。
「哈囉,先生們。你不知道我,可是我知道你。你必須在六十秒內完成遊戲指令。」老闆突然拿了一個大頭鬼面具出現在電視前:「我可以給你一點提示,就是你要將你看到的東西都搾成果汁,且要喝玩。」你是不是看過奪魂鋸之後就變成白痴了?
「就這樣?」我看著桌上擺的東西發愣,有蘋果、老鼠、蜥蜴、草莓、跟一大堆食材。
「是的。」老闆點頭,說這裡以前是開餐廳的,所以廚房就用來拷問。
廚房跟拷問有啥關係?
「小妹,問太多會讓人討厭的喔。」老闆露出邪惡的瞇瞇眼,於是乎,在於本人的性命安全,於是不多加追問。


基本上,茗芸這回事,各位客官應該相當了解。
因為就連小學生都在煩惱這回事了,更何況是思想成熟的各位呢。

「胖子,我問你,如果我有一天沒來你會不會擔心我?」茗芸問,有些小露骨。
老闆聽著卡通歌,我看他根本沒聽進去:「沒來?要請假喔。」
「你這個死胖子。」茗芸很氣,然後就打老闆。
然後就可以聽到好幾聲慘叫聲,還有加上火影忍者主題曲的熱情奔放。
我在想啦,茗芸應該是很喜歡老闆才對,要不然她不可能會問他一些有的沒有的問題,不過老闆也太會裝蒜了吧,居然一點都不鳥,就這樣放給他濫。
辜負人家一片心意,邪惡。
算了,反正不關我的事情。

「小妹,如果我走掉了,妳會不會想我啊?」有一次,關門的時候茗芸問我。
「會啊,茗芸是個很不錯的姐姐。」我說,把鐵門拉下來。
「那妳說說看我哪裡好。」茗芸問我,手裡拿著一罐礦泉水,喝了一口。
「身材啊、人品阿、還有泡咖啡飲料的技術。」我說,玩著頭髮,真的覺得頭髮有點長了。
「那為什麼都沒人要來虧我呢?」茗芸故意說的很大聲,讓裡頭正在吃漢堡的老闆差點把漢堡噴出來。
「大概是因為某些人很笨吧。」我眼光瞄向老闆,他正在把卡在喉嚨的麵包挖出來,畢竟不前不後的也不是個辦法。
「對啊,某些人真的很笨,要是我走了他怎麼辦喔。」茗芸說,也看著老闆,老闆看她的時候,她卻又閃避眼光,避免跟老闆四目相接,轉頭就說有點事情要先走了。
然後就提著她的小包包走人,走之前還把喝沒完的礦泉水交代我丟掉。
「馬尾女發春了喔?」在茗芸走後沒多久,老闆就貼到我的背後,問我。
我轉頭,對他作鬼臉:「啦啦啦,才不要告訴你勒~等茗芸被人虧走之後,你就抱著你的玩具孤單到死吧。」
老闆皺眉,好像聽不懂我在說啥。
「好了,我要走了~死胖子笨蛋老闆。」我揮手,掰掰。
老闆還搞不清楚,摸著自己頭。
「神經病。」老闆只說了這句話,就又跑回去了。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茗芸早就有打算要走了。
只是因為老闆,所以她才又在這邊待了那麼久。
這件事居然還是子浩告訴我的。
「茗芸還沒走嗎?」有一天,他跟雪玲一起吃完蛋餅之後,在路上遇到我。
「幹嘛這樣問?」我問,走?啥意思?
「茗芸不是說她因為家裡不喜歡她在外面,所以要回彰化啊,好像是她父母覺得女孩子還是不要在外面亂晃比較好,所以叫她回去,而且好像要幫她開始相親。」子浩說,臉上還殘留吃蛋餅的番茄醬。就是這點讓我知道他剛跟雪玲在一起。


回到店後。
我開口就問了。
「茗芸,妳要走喔?」很大方,就這樣問。
茗芸好像看到鬼的樣子,過了幾秒才點頭。
「為什麼?」我問,雖然已經知道原因。
「子浩有說吧?大概就是那樣。」茗芸說,一邊忙著給客人飲料,一邊跟我聊天。
「妳怎麼知道是子浩?」真準?下次找茗芸簽樂透好了。
「因為我只有跟子浩說過阿。」靠,害我的夢想破滅。
「反正我早晚都會離開,畢竟這裡也不是我的家。」茗芸淡淡的說,但我覺得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她只是在裝蒜。
「那老闆怎麼辦?」我問。
「我……又不是他的誰……」茗芸又在騙人了。
「可是妳不在的話,老闆一定會很想妳的啊。」
「他才不會勒。」茗芸搖頭。
「妳怎麼知道?」
「想也知道啊,我認識他那麼久了。」茗芸嘆氣,手還是有在動。
「那妳覺得老闆的人怎麼樣?」我問,如果回答的好,那整個收視率就飆高了。
茗芸想了一下:「嘴很尖、喜歡騙人、愛買一堆有的沒有的東西、還有喜歡看卡通。」都是缺點耶。
「老闆沒優點嗎?」我問,如果真是這樣,那老闆肯定單身一輩子,也就是所謂的御宅族。
「有啊,雖然很嘴硬,可是他答應妳的事情還是會做到。還有他都會給別人很多東西,就算那個東西對他來說很重要,他還是會給妳。」茗芸摸著脖子上的項鍊,笑著對我說:「這是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雖然只送過一次。」
我看了看,那是個很普通的項鍊,大概是在夜市買的吧。
「妳就這樣被老闆騙了喔?」我問,只靠一個項鍊?
「什麼騙?只是個項鍊罷了。」
「……」然後我們就停止聊天,因為澤孟帶著一堆鬼書就坐在我跟茗芸旁邊,好像也沒有短期間會離開的意思。
「工作吧。」我說。
「工作吧。」茗芸嗯。


晚上七點多,澤孟終於走了。
所以說一個人看太多書真的會變的瘋瘋的,現在澤孟都在鬼叫說什麼他也要像彎彎一樣出書,然後跟老闆借了筆記型電腦,就開始在用美術軟體畫一些有的沒有的東西。
老實說,我覺得他應該去蓋亞投稿獵命師圖才對,因為他居然使用日本漫畫式畫了一篇東西,後來還被人亂轉貼到網路上。
還一度造成轟動。


我繼續下午的話題:「妳什麼時候要走?」
「不知道,也許是明天,也許是下個月。」茗芸補充:「反正我行李早就打包好了。」
「那麼快?」看來真的有走的打算了。
「那老闆知道嗎?」
「他不知道,我打算走的時候跟他說。」
「妳確定?」
「嗯。」
在這裡給男士們一個勸告,一個女生很確定的時候,不要打壓她的士氣,要不然她只會一直卡在那個死角。


真的,在一個禮拜後,茗芸正式提出了辭職信。

「妳沒跟我講。」老闆。
「我離開了,你會想我嗎?」茗芸。
「不知道,也許會吧。」老闆想了想。
「那我走了喔。」茗芸搖頭。
「那妳什麼時候回來?」老闆突然問。
「我以後都不會回來了。」茗芸說。
「你看妳什麼時候要回來在告訴我,我再去找妳。」老闆問。
「笨蛋,我以後都不會回來了。」茗芸轉過頭去。
「……」


然後茗芸就走了,我們本想替她辦一個歡送會,可是茗芸說她今天剛好要去另一家店看看,說是她大學同學在哪裡當店長,可以幫她安插一個位子。
然後茗芸就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