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本書,妹妹&女朋友。


你為什要救我?
不知道。
你為什麼要救她?
不知道。
她比我重要嗎?
你跟星亭都很重要。


上一回的東西,相信大家一定都覺得莫名其妙,好像中間少了好多東西一樣。
其實我也不太記得了,因為我暈到了。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在醫院裡頭了。
所以大部分都是轉述的。


一醒來的時候,我媽正在旁邊削著蘋果。
媽看我醒了,放下削到一半的蘋果:「哎呀,小天使妳醒了喔,人家好擔心妳了,萬一妳離開馬麻的身邊該怎麼辦,要是小天使妳死翹翹了,那馬麻一定會哭的眼睛腫腫的喔,然後把拔就不要人家了!嗚~小天使妳絕對不可以有事,要不然馬麻會哭哭的喔……」
我媽說到最後,居然是我這個躺在病床上的人反來安慰她。
「好啦,媽不要哭了啦。不會啦,爸很愛妳的啊。」我摸摸媽的頭,用我平常拿來催眠她的方式。
媽笑了,又露出燦爛到白爛的粉紅色幸福光芒。
「嗯!」媽用力的點頭,就像是一個小學女生。
「對啊,媽妳看妳那麼漂亮,皮膚保養的那麼好,爸怎麼可能會拋棄妳勒!妳是誰!妳是我江星亭的媽媽耶!」我拍拍手,媽笑的開心的很。
真好騙。
「對啊!人家可是最可愛的馬麻耶!把拔怎麼可能會不理我呢!嘻嘻嘻……」
真是夠了。
好像我們已經偏移了主題了,回來回來。
「媽,為什麼我會在這裡?」我問,摸著我頭上的繃帶,挖靠!還挺厚的。
「人家也不知道啊,是上次那個男生帶妳來醫院的。人家想啊,大概是星亭妳跟人家約會,然後不小心出車禍了吧。」媽又開始削蘋果,但卻是削給自己吃的。
「為什麼這樣想?」車禍?什麼鬼阿。
「因為那個男生一來就被護士帶去急診室了啊,而且好像很緊張的樣子耶。」媽說,啃起蘋果來,腳晃啊晃。
「那言銘勒?他死了沒?」我問,心想賴言銘跟蟑螂一樣,一定不會有事的。
「他就睡在妳旁邊啊。」媽抬頭,指著我旁邊的病床。
賴言銘睡的可好,跟死豬一樣。
我下床,走到他旁邊去,捏捏他的臉:「死了沒,還在裝喔。」
「哎呀,不要這樣亂捏人家啦。」媽口頭上阻止我,手也捏上賴言銘的臉。
我們就這樣一直玩弄賴言銘的臉,媽一邊我一邊,拉到最旁邊。
直到賴言銘緩緩張開眼睛,以非常懶惰到不行的表情看著我們。
媽又開始削蘋果,不過這次有削給我吃。
「醒了啊。」我坐在床邊,跟媽要了一塊蘋果塞進賴言銘的嘴巴裡。
「用嘴巴餵我。」賴言銘說,刁著蘋果。
「去死。」誰要餵你!要的話也得等我媽走再說。不!我才不會餵他勒!哼!
「真兇。」賴言銘吃掉蘋果,撥了撥劉海。
「屁勒!你幹麻一醒來就發神經啊?」我摸摸賴言銘的額頭,沒發燒。怪了,會講這種話的賴言銘不是退化就是腦子壞了。
「沒什麼,我只是在休息。好久都沒有這樣懶惰過了,難怪阿進會越來越肥。」賴言銘打哈欠。
關老闆什麼事?我斜著頭,不解。
「因為懶惰是阿進的原罪。」賴言銘補充,說他還要吃蘋果。
「想吃自己切啊。」我說,但卻開始削起了蘋果。
「我想吃妳切的。」賴言銘一直都發呆,好像瞬間老了好幾歲。
「你叫我切我就要切喔。」我說,拿盤子過來裝。
「嘴巴說不要,身體卻很誠實。」賴言銘偷笑。
這句話好熟喔……好像在哪裡聽過。


啊!!
賴言銘你這個死變態!!!!


「哈哈哈哈哈哈!!再搶啊!妳不是很愛搶!敢搶我的男人下場就是死!」
「不!快來救我啊!賴言銘!我答應把我的第一次給你!快來救我啊!!」
「妳居然敢這樣叫言銘哥哥的名字!妳這個臭女人!!!」
「啊!!不要打我!!我答應過師父不打架滴!!」
「死瘸子!我要把你全隊人打成跟你一樣殘廢!殘廢!殘廢!!」


「……」我的左眼皮抽動,看著老闆的新玩具。
一個隨便釘起來的舞台,有兩個人偶正上演一齣讓人發火的布袋戲。
「小妹,頭有沒有好一點?」茗芸正看著老闆的白痴布袋戲,一邊摸摸我的頭。
「茗芸,幫我問一下。」我說,緩緩拿起一把叉子。
「問什麼?」茗芸抬頭問我。
「老闆想不想死。」我冷笑,嘿嘿嘿嘿。


通常呢,對付胖子有很多種方式。
其一呢,就是找出他的弱點,然後朝著弱點攻擊。
而老闆的弱點我們還沒有找出來。
為了找出來,我們不惜犧牲色相,也要找出老闆的弱點。


「我說啊……」
「哎!」我跟茗芸默契的一起說。
「幹什麼?你們兩個說相聲啊。」
「是啊,您別挨罵了。」我說,茗芸拍拍老闆的背。
「那好吧,我換個說法。」老闆皺起眉頭。
「請說。」我悠閒的坐著,喝著我最愛的蘋果汁。
「嗯,為什麼要把我綁起來?」
果然精闢,一出口就問出重點。
「因為我們要找出你這個死胖子的弱點。」茗芸說,手裡拿著飯匙。
「沒錯,因為只要找出你的弱點,我們就可以拿那個來威脅你了。」我說,呵呵笑。
「妳居然還把目的告訴我啊,妳到底在打什麼鬼主意?」老闆真不愧是老闆,被綁住居然還可以很悠閒的跟我們聊天。
「只要你把我為什麼會在醫院的秘密說出來,我就放了你。」我冷笑,捏捏老闆的臉。
「其實不用逼我,我的弱點也可以告訴妳們的唷」老闆說,晃晃頭。
「真的嗎?」
「只要妳們表演脫衣舞還有鋼管秀我就告訴妳們。」
「去死。」茗芸用飯匙敲在老闆的腦袋上。
「不要呼嚨我們,老闆。」我說從櫃子裡拿出一整瓶的巧克力。
「巧克力?哈哈哈哈哈哈!妳們以為用巧克力就可以逼迫我了嗎?」老闆笑的很狂妄,但我們笑的更開心。
「胖子,有人告訴你那個是巧克力嗎?」我將那瓶『巧克力』遞給茗芸,茗芸逼近老闆。
「不然勒?」老闆的笑聲停的很電影,就是那種笑到一半然後還摸摸自己的頭說有殺氣的那種。
一群的螞蟻以密密麻麻跑馬燈的形式,不停的回繞在瓶子內,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跟令人目瞪口呆的團結,將瓶子整整的佔據。
「怎麼樣?你決定囉。」茗芸呵呵笑,我也呵呵笑。
老闆眉毛抽動,看似冷靜的嘴角樣起。
於是老闆棄械投降,而我們獲得第一次光榮勝利,因為老闆不想被螞蟻咬,最重要的是,其實我跟茗芸也不敢打開那瓶『巧克力』。

事情是這樣的。
時間回到那天。

「言銘哥哥!?」雅婷像是見到鬼一樣,臉色發青。
「賴言銘!!你這傢伙快來救我啊!」我大聲呼喊,死命想踹開那兩個色胚。

賴言銘停下機車,撥了撥額頭上的汗,眼神兇殘。
一旁的台客隊,也停下車,手裡握著球棒,朝著色胚跟雅婷。
「幹!!林北認識立法委員喔!林北找人把你們都抓進警察局喔!」一個色胚急道,被台客一棒轟殺,沒人接到,前進一壘。
另外一個人看到同伴變成這樣,嚇的說不出話來,就躲蹈我後面,還從口袋拿出一把小刀壓住我的脖子。
我好怕。

「不要過來!過來我就殺了這個女的!」那傢伙居然敢拿我當盾牌!該死!該死!
賴言銘倒是一臉不屑:「少一根毛,剁一根手。」
雅婷倒是很有種的站在眾人的面前,瞪著賴言銘大喊:「言銘哥哥。」

「我就這樣昏倒了?」我問老闆,老闆點頭,一臉故事這麼爛我也沒辦法。
「對,就是那麼爛。」老闆附議。

你們也覺得很爛對不對,我心想這不是爛。
根本是爛透了!!
更何況想這種笨問題會讓我的腦袋長蜘蛛絲。
所以我只好先不管這個笨問題,去上學。


上學時,雪玲那個死沒良心的女人一來就問我為啥沒來上課好幾天。
我說要妳管啊?妳這個沒良心的網球女。

「靠!當朋友的關心妳,妳居然那麼不體會當朋友我的苦心,真是太令我失望了妳。」雪玲嘆息,好像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一樣。

「不要耍酣。」我說,頭好痛。
「怎麼了?幹麻一臉慾求不滿的臉?」雪玲靠近我的臉,摸摸我的頭,確定我有沒有變成白痴。

只是我一直都搞不懂,白痴跟摸額頭之間的特殊關係。

對了,在這裡要順便提個小事。
那就是子浩說的女生居然就是我眼前這個咬著蛋炳,相當不將朋友生死當一回事的雪玲。至於為什麼我會發現呢?因為雪玲根本不打算隱瞞我,還相當跩的嗆我。

「喂!妳沒選擇了。乖乖投入十班的懷抱去吧,這傢伙已經是我的了。」雪玲用網球拍指著我,手跟子浩緊緊牽在一起。
「別太在意,雪玲說話都很直接,其實沒有惡意的。」而子浩總是要在雪玲說完話後,替她解釋很多事,真是辛苦你了。
子浩加油。


但是廢話的那麼多其實也還是沒問到為啥我會昏倒到住醫院。
所以只好去醫院問言銘了。

咑、咑、咑。
我走到言銘的病房,深呼吸。然後握緊手上的水果籃。
推開門。

「言銘,有沒有空?」

沒人。
有一種失望跟被耍的感覺。
言銘跑到哪裡去了勒?

裡頭只有一個護士,手裡拿著板子不知道在抄寫什麼。

「請問……」我拍拍護士的肩膀,想問言銘跑到哪裡去了。
「啊!你是上次的病人嘛?怎麼了?回來觀察嗎?」我搖頭,說我是來找言銘的。
「就是那個看起來壞壞的男生嗎?」連女護士都知道賴言銘看起來是壞蛋。
「嗯,他有好一點了嗎?」我問,她笑咪咪的。
「他是妳男朋友吧?」護士不知道在偷笑什麼,亂講一通。

才不是勒!我趕緊搖頭,說我們只是普通朋友。
護士卻一臉「好啦,我懂年輕人害羞啦!」的詭異神情。

「亂講,那個男生可是一路抱著妳上急診室的耶,雖然他看起來很壯,可是一次抱兩個人還是很厲害,而且啊!還輸了2000C.C.的血給妳們耶。」護士偏著頭,食指抵著嘴唇,看來也是我媽那一類型的人。
慢著!!輸血?!
「什麼輸血?我不記得我有受重傷啊?」我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傷口,搜尋數目零。
護士搖頭,說:「妳只有輕微的腦震盪,但是他帶來的另外一個人卻大量失血。」
另一個人?誰啊?
「那個男生說她是他妹妹,但是我們後來發現他們兩個人沒有親戚關係,還好是同血型,要不然那個女生一定救不活。」
妹妹?雅婷?
「請問雅婷的病房在哪裡?」我問,丟下手上的水果籃。
「左轉一直走到底,門牌上有寫133的病房就是了,剛剛賴先生也先去找她了。」
跟護士取得地圖後,我開始移動到雅婷的病房。
我該進去嗎?我進去幹麻?
言銘都肯輸血給她了,那我又能怎麼樣?
該進去嗎?進去之後我要說什麼?
要不要勒?到底要怎麼做?
但就當我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人已經站在門口了。
「該不該進去……」我自言自語,手把握著,但沒膽扭開。
因為,有聲音從裡頭傳出來,讓我嚇了一大跳。
「言銘哥哥…… 」
我趴在牆上,像變態一樣的竊聽裡頭的機密。


「雅婷,我不知道妳到底是怎麼想的,但是妳不可以傷害星亭。」言銘的聲音。
「她很重要嗎?」另一個聲音顯得無力。
「嗯。」
「比我還重要嗎?」雅婷吃味,酸氣濃厚,接著逼問:「為什麼?那個女人比我還重要?」
「不知道。」言銘答的很隨便,但是很認真。
「你不知道?!那為什麼你要救她!而且不只是救她!你為什麼還要再救我一次?」
「因為很重要,不管是妳還是星亭。」
「你知不知道我喜歡你?」雅婷哭了,從聲音推測而來,哽咽的聲音。
雅婷喜歡言銘,雖然不是現在才知道,但是從口中說出來,感覺還是很震驚。
「……」言銘不知道在想什麼,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說:「我知道,我一直一直都知道。」
言銘也知道?那為什麼?
「那為什麼妳……」雅婷才說到一半,就被言銘打斷。
「因為妳是妹妹,星婷是我女朋友。」言銘說。
什麼?!誰是他女朋友!!屁哩!我怎麼會是他女朋友?亂講亂講!!
可是好開心喔。
咦!沒有!才怪!你看錯了!我才沒有開心勒!哼!
我才不會喜歡台客頭勒!就算他長的很帥也不會啦!

「妳在這邊做什麼?進去啊?」剛剛的護士突然捏了我屁股一下,害我吃驚大叫了一聲。
「小朋友妳那麼敏感喔?嘻嘻,真可愛。」護士居然偷笑,然後推開了門。
「雅婷妹妹,有個人來找妳探病了喔。」
我看了裡頭一眼,言銘就坐在雅婷的床邊,用我沒看過的溫柔表情看著她。
「是誰?」雅婷問。
「就是妳哥哥的女朋友啊……」護士開朗的哈哈哈,轉身一看,沒人。
因為我已經逃走了。

逃出醫院,逃回家。
逃到書店內,躲在書堆裡頭。

「小妹,妳怎麼了?」茗芸問我,給了我一杯牛奶壓壓驚。
「沒事。」
「好吧,但小心別把牛奶灑出來。」茗芸搖頭,只好這麼走開。

其實我幹嘛要逃呢?不知道。
其實我可以光明正大的走進去,問雅婷有沒有好一點的啊?
我為什麼要像個笨蛋一樣的逃走呢?我又不是小偷。
為什麼?為什麼?
我很笨,我什麼都不知道。
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
我很忌妒雅婷,我很忌妒言銘對她的溫柔。
我不喜歡,我真的不喜歡。

我就這樣生氣自己不敢進去,生氣逃走的自己,在書店的儲藏室待了兩三個鐘頭。
肚子餓了,我心想應該晚上了吧,該是回家的時候了。
我打開儲藏室的門,言銘也正好準備要打開門的樣子。
「喂!笨蛋。幹嘛去醫院還要偷跑啊?」言銘摸我的頭,確認我是不是笨蛋。
「我哪有偷跑。」我嘟嘴巴,好想哭。
「哭了嗎?」言銘從口袋拿出衛生紙,幫我擦眼淚。
「不要煩啦。」我推開他的手,就這樣僵在那邊。
「妳在吃醋嗎?」言銘問我,我說才怪。
「要不然妳在生氣什麼?」
「要你管喔!」
「吃醋就要承認。」賴言銘戳我的臉。
「吃醋又怎麼樣啦!」煩耶!
然後我就被一雙大手抱進懷裡頭,大手的主人說:「笨蛋,吃醋也別讓人擔心好不好?妳不知道找妳很麻煩耶。」
「不知道。」我斜著頭。他找我?
「很好,只好讓你牢牢記住了。」話說完,言銘就開始吻我。
「不要吵啦!」我掙扎了一下子,但是就再也不想了。
因為,言銘的表情,好溫柔好溫柔。
好溫柔。


「那雅婷呢?」我問,嘴巴好痛,言銘太粗魯了。
「回家了,我跟他媽好久沒見面了。」言銘晃晃腦。
「你跟雅婷認識很久了喔?」我問,嘴唇有種腫起來的感覺。
「不算短也不算長。」
「要不然勒?」
「想聽故事嗎?」言銘突然問我。
「什麼故事?」
「雅婷的故事。」

而那篇故事,就是上一回的內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