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本,惡魔女孩。


意外被莫名其妙的愛情給綁架。
惹來了惡魔少女的吃醋。
一場對決即將開始。
勝利者是?

然後,我發現自從那天之後,班上的人都用一種似是而非的怪表情看我。
難道是我睡覺會磨牙的事情被發現了嗎?
是誰洩漏的?!難道是!!!
雪玲!?

所以我馬上殺到雪玲的桌前興師問罪。
「幹嘛?這個月沒來嗎?」雪玲一開口就問,真是亂七八糟。
「妳不要給我轉移話題!說!妳是不是我把我睡覺會磨牙的事情亂散播了!!」我很生氣,生氣到我忘了旁邊有一大堆同學。
「妳睡覺會磨牙干我屁事阿!?我只是跟思閔說妳跟十班的的那個傢伙出去的一個晚上而已,結果誰知道會一傳十,十傳百阿!!」她的語氣很無辜,好像任何關係都沒有似的,但是她難道沒發現如果她不講大家就都不會知道!!
「什麼!大家都知道了!!那我完了啦,大家都會以為我是那種隨便跟別人出去的女生了啦!」我蹲在地上哭,但我當時不知道我在哭些什麼。
「有道是人算不如天算阿,看開點吧。」雪玲拍拍我的背安慰我,絲毫沒有亂說謠言的罪惡感。
「我完了啦!!大家都會這樣看我啦,嗚……我媽跟我爸也這樣看我啦!嗚……」我繼續哭,偷瞄一下雪鈴。
她依然是不鳥我,只顧著吃蛋餅。
「嗚!!!我要跟我媽說啦!說雪玲欺負我!!!」我哭的更大聲了,然後……
就是一個很奇怪的感覺。
好像飛起來了……

當我張開眼睛時,看到的居然是……
大大的眼睛,邪惡的笑臉。
賴言銘!?

「你幹嘛啦!!把我放下來啦!!」當我發現時,我已經被賴言銘架在肩上了。
「我還在想說到底是誰那麼吵,原來是妳這個笨蛋阿。」賴言銘無奈的說。
「你要幹嘛啦!!」我繼續吵鬧。
「我來是要綁架妳的,請妳乖乖的跟我配合。」賴言銘說,笑笑。
「綁架?」我張大眼睛,我們班的所有人嘩了一聲。
嘩個屁阿!!
「對,綁架妳根本不需要我動腦筋,直接來把妳綁走就好了。」賴言銘說,拎起我的書包,就要走出門口。
這時班長開口了:「等等!學長,就算你是星亭的男朋友,也不可以硬逼星亭跟你私奔阿!你們這樣是沒有結果的,就算你們之間有了結晶,但也可以將小孩生下來啊!不需要這樣子啊!」
妳媽啦!!!越瞄越黑。
「誰是他女朋友啊!!」我大叫。
賴言銘轉過頭來,用正常女生都會驚嘆的迷人笑容說:「我不是逼她私奔,我是要綁架她。請認清這兩點的不同。」
「那麼……那麼她上課怎麼辦?」班長有點緊張,臉紅。
「被我綁架的東西我想還就會還,其他根本不用擔心。」說完,然後走出門口。
「救我啊!我不要!雪玲救救我!拜託啦!!雪玲大姊姊!!」我哭鬧,向一直坐著吃蛋餅的雪玲求救。
在聽到我熱切的求救聲後,雪玲站了起來,快步走向賴言銘:「喂!三十的,拿去。」雪玲竟然!!!!交給賴言銘一個保險套!?
賴言銘有點不解,看著雪玲。
「保險一點,算是我跟星亭的友情。」雪玲看著我,用堅定的表情。比她在車站無聊等車時看帥哥還要堅定,還要認真。
問題是我跟雪玲的友情是一個『保險套』?!
「……」一想到我就覺得全身雞皮疙瘩。
「不了,今天沒需要。」賴言銘說。
什麼!你居然還配合她!你們倒底想把我怎麼樣啊!!
「喔……」雪玲看起來很失望,失望什麼啊!!!!!
然後我就被賴言銘強行帶走。
在離開的時候,我好像還聽到教室裡的人說的話。

「媽啦!那個男生好帥喔,難怪星亭肯跟人家出去了。」
「靠!不准講言銘大哥的壞話!」
「叫言銘啊,星亭不知道怎麼釣到的!真是厲害。」
「嗚……只剩我們這些去死去死團了!!」

這……
想要的話給妳們啊!!我不要啦!嗚!!
好想死喔!!

到了校門口。
「喂,想不想知道我要綁妳去哪裡。」賴言銘突然把我放下來,問我。
「我怎麼知道你要把我抓去哪裡啊?!」我說,嘟著嘴。
「少給我裝可愛,就算妳裝可愛,我也不會放妳走。」賴言銘說,壓壓我的頭。
「不要壓啦,就已經夠矮了!!」我閉著眼睛,抱著我的頭慘叫。
「哈哈,矮一點比較好啊。」賴言銘很樂。
然後。
額頭好像有什麼東西貼著。

「什麼?」我張開眼睛,看到賴言銘的嘴唇貼在我的額頭上。
就好像許多言情小說裡頭的劇情一樣,時間總覺得過的好慢。
慢到,我居然有點不想離開。

原來賴言銘說要綁架我是假的,是我哥出車禍。
然後我媽來找我的時候,剛好遇見他。
所以就請他來找我。

「媽!妳幹嘛要找賴言銘啊!!」我對著媽大吼。
「因為人家一進校們就看見他了嘛。」媽嘻嘻。
「那為什麼不問他我在哪一班就好,妳自己進來找我啊!」我說,無理取鬧。
「可是人家忘記了嘛,人家試想說叫他去叫妳,比人家去叫妳還有效率啊。」媽無辜的嘟嘴巴。
可是……可是……
「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妳們吵架了喔?」媽問,哭了起來:「都是我害的啦,人家不知道妳喜歡的男生是那麼愛生氣的人,嗚……」
「不是啦,不是啦。」我趕緊安慰媽。
「不然是什麼?難道是男生不喜歡妳了!是不是妳的表現不好,男生覺得不舒服所以才不要妳?」哭的更大聲了:「都怪馬麻沒有好好教妳,哇哇~都是馬麻的錯~~」
「媽,請問一下妳們是在幹嘛。」我哥說的。
我看到我哥一腳包著石膏,左手包著繃帶的笨樣子。唯一沒改變的似乎只有死魚眼。
「你怎麼會出車禍阿?」我問,看著哥。
「是別人來撞我。」哥沒好氣的說。
「淵易,還痛不痛阿?」媽小心地柔著哥的腳。
淵易是我老哥的名字,反正也沒人在意。
「妳去撞看看。」哥說,沒大沒小。
「哎呀,淵易好凶唷,好啦,人家先去幫你辦出院手續,你跟妹妹先在這邊坐著。」
媽跑走了,剩下我跟哥坐在椅子上。
「你到底是怎麼搞的?」我問哥,他看著我一臉不屑。
「說啦!」我戳著哥的腳。
哥被我鬧到很痛,索性拖著沉重的腳步跑走。
「死哥。」我朝著斷了一條腿的哥比中指。


回家後。

因為哥受傷,所以暫時不去上課。
所以又搬回了家。


「乖乖的把妳的炸蝦拿來,這樣世界才可以和平。」哥說,胡說八道。
「不要!」我搖頭,手裡端著炸蝦。
「我再說一次,把炸蝦給我。」哥說,用繃帶的左手揮著。
「不要!!」我拒絕,看著哥。
「媽!!星亭她欺負我斷腳啦!」哥這個沒出息的,居然向媽求救。
然後媽從廚房探出頭來,用非常溫柔婉約的表情跟我說。
「哎呀,星亭要體諒葛格受傷阿,要吃的話馬麻再給妳嘛~先讓葛格吃阿。」
說完,頭又縮進廚房。
「聽到了吧。」哥一臉的無恥。
「哼!」我冷哼一聲,把炸蝦給哥。


第二天。


「喂,昨天十班的找妳幹嘛?」雪玲問我,一臉的八卦樣。
「沒幹嘛。」我說,不然我能說啥。
「騙人!妳的表情明明很幸福!」雪玲說。
我哪有!
「不信妳自己去問班上的人阿,昨天就是因為妳的表情很發春,我們才不忍心阻止妳。」雪玲今天不吃蛋餅,吃的是從同學搜括來的早餐一部份。
我哪有!
「我哪有很發春阿!我也沒有很幸福啊!!」我大叫。
這時,突然有一個人輕輕拍拍我的肩膀。
我轉過頭去。

一個女生。
不認識的女生。

「聽說妳跟言銘哥哥在交往?」她問。
「妳是誰?」我問。
「妳跟言銘哥哥在交往?」她又問。
雪玲插話:「妳誰阿?我們家星亭跟誰交往要妳管喔?!」
女孩沒說話,只是一直在看我。
看到我覺得她的表情很恐怖。


女孩長的很可愛,綁著一頭長長的馬尾,而且有大大的眼睛。
「我叫雅婷,是以後言銘哥哥的新娘。」
她說,以充滿堅定跟宣戰的語氣。

「雅婷?」老闆咬著冰棒,看著過期的壹周刊。
「嗯,我覺得她好像一個人,但是又想不起來。」我說,擦著杯子。
「想不起來就不要想了阿,人生知足最重要。」老闆說,翻了一頁。
「嗯,小妹不要想太多,專心跟那小鬼交往就好了。」茗芸指著賴言銘。
「我才沒有跟他交往!!」我很堅持。
「曖昧讓人受盡委屈,找不到相愛的證據。何時該前進,何時該放棄,連擁抱都沒有勇氣……」茗芸突然唱,讓我感覺她好像是故意唱給我聽的。
「惡魔在身邊,好樣的。」老闆拍手。
好你個頭啦!

「笨蛋。」一雙手從背後把我抱住。
我回頭一看,賴言銘。
「放開我啦!!」我掙扎。
「不要,妳身上軟軟的,好像麻薯。」賴言銘的臉在我臉龐磨蹭。
我看向老闆跟茗芸。
他們正用一種看戲的表情看著我。
「還說沒關係?」老闆皺著眉頭。
「曖昧阿。」茗芸撥撥頭髮。
啊!!!!跳進黃河也洗不乾淨了啦!!!
「你放開我啦!!!」我把賴言銘推開,但他好像章魚一樣緊緊的纏住我。
從窗口的外面。
我看到……

早上的那個女孩。
雅婷。

她正瞪著我,雖然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但是眼神好恐怖。
恐怖到,我只看她的眼睛,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她到底是誰?
她跟賴言銘有什麼關係?
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晚上,上班完。
等我要回家的時候,走出門口,正要右轉的時候。
我突然被拉到一邊去。
雅婷。

「妳跟言銘哥哥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在店裡光明正大的親熱!!」她的語氣很火。
「都是賴言銘啦!是他自己過來纏著我的啦!!」我大喊無辜。
「妳騙人!我看著你的表情,妳明明喜歡言銘哥哥!!」她大喊。
「我沒有!!」我搖頭。
「妳這個女人!!」她抓著我的領口。

這個時候,逃就對了。

所底我趕緊推開她,朝著我家的方向逃去。
「妳以為妳逃就可以了嗎!?我一定會把言銘哥哥搶回來的!!」



逃回家後,我腦海中還是剛剛雅婷的生氣模樣。
我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生氣,我只知道。
她喜歡賴言銘。
喜歡到發狂。

隔天。
我提著書包,緩慢的走到教室。
昨晚因為那件事害我都睡不著。

「早啊,妳這個發春的女人昨晚又做了什麼事阿!?居然看起來那麼累。」雪玲一早就坐在教室。
「我哪有!」我說,把書包放在桌子上,正準備坐下時。
從我的抽屜飛出好幾隻怪蟲,我趕緊躲開。
「啊!!!!!」
「不過是幾隻蟲而已,怕個屁。」雪玲頗為不屑的說。
但是……那些蟲居然停在我的椅子上不肯走。
就這樣趴在我的椅子上,讓我不能坐。
雪玲看著我的椅子,用非常銳利的眼光看著我說:「有人想害妳。」
我嚇了一跳,用手指摸摸我的椅子。
黏黏的。

「是快乾。」雪玲就像是正在被柯南操控中的毛利小五郎一樣:「犯罪意圖很明顯了,她想讓妳出糗,她的手法很簡單。就在妳還沒有坐下的時候,就用蟲子嚇妳,如果你坐下的話,妳的裙子就會被黏住,而妳就會在校園內以溜內褲俠出名了。」
誰會這樣害我?
「昨天那個女的。」雪玲好像猜中我的想法。
「那個女的?雅婷!?」我想起昨晚雅婷說的話。

「妳以為妳逃就可以了嗎!?我一定會把言銘哥哥搶回來的!!」

時間點來算,太巧合了。
而且她有動機。


「那個女生是幾班的?以前沒看過。」雪玲摸著下巴,自以為很帥。
「我不知道,她那天穿的好像不是我們的校服。」我說。
「她來的目的已經很明顯了,她是專程來搶走十班的。」雪玲替我點點頭。
「搶走啊。」我說,想想。
「妳怎麼那麼冷靜?!有人搶妳男朋友耶?!妳這女人是不是頭殼壞去啊!!」雪玲激動的大叫。
「屁啦!誰說她是我男朋友的阿!!」我差點吐死。
「好,我出幾個題目妳回答。」雪玲戳我的額頭。
我點頭。
「他為什麼會跑來教室找妳?」題目一。
「他可能有事,或者是吃飽太閒。」我回答。
「他在妳難過的時候為什麼會帶妳出去?」題目二。
「因為他不想看到我不高興的臉。」我回答。
「那好,妳告訴我妳在被他親的時候妳為什麼不反抗?」題目三。
「……」我語塞。
「我看到了,那天妳被他親了一口,妳滿臉發春樣。」雪玲說。
「我哪有!!」我不知道為什麼臉紅。
「妳有。」雪玲堅持。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我大吼大叫,像個瘋婆子。

我真的喜歡賴言銘嗎?我不知道。
賴言銘為什麼會吻我?我不知道。
我跟他之間有沒可能?我不知道。

晚上去上班。
賴言銘沒出現,也好。
我暫時不想想這件事。

「小妹,妳怎麼了?」眼尖的老闆一眼就看出我的煩惱。
「沒事,對了!老闆,你有沒有被什麼人喜歡過啊?」我說,看著正在看電視轉播的老闆。
「妳想提示我些什麼嗎?」老闆轉過頭來,露出色胚的表情。
「去死啦!!」我朝老闆比中指。
「哈哈。」老闆偷笑。
問老闆是我的失策。
「茗芸,妳有沒有被別人喜歡過啊?」我問。
「喜歡過喔?有阿。」茗芸嘻嘻。
「那喜歡妳的人是怎麼樣的人啊?」我問。
「很多啊,不要小看我喔,我以前可是校花。」茗芸擦拭著杯子。
「對,笑到屁股開花。」老闆插嘴。
茗芸笑笑,優雅的拿起一根湯匙,朝著老闆的後腦杓,用力打下去。

鏘。

命中紅心。
老闆憤怒的轉過頭來大罵:「妳她媽的!是想殺人啊!?」
只見茗芸不慌不忙的說:「謝謝你把我的湯匙撿回來啊,剛剛不小心掉的。」
茗芸沒有考慮到這裡離老闆坐的櫃檯共距離八公尺左右。
「嘻嘻。」茗芸最近都很愛這樣,不是跟老闆吵架,就是跟老闆嘻鬧。
「死馬尾的!」老闆比中指,摸摸後腦杓。
「嘻嘻。」茗芸又偷笑,真不知道在偷笑些什麼。

這時,我看向窗口。
雅婷。
她又站在街口,眼光依然是凶狠的盯著我。

「小妹,過來一下。」老闆突然跟我揮揮手。
「幹嘛?」我斜著頭。
「過來一下。」老闆說,繼續揮手。
所以我咑咑咑,小跑步過去。
「靠近一點。」老闆叫我把耳朵靠過去。
我靠過去。
「外面那小鬼不好惹,你要小心一點。」老闆突然說。
我嚇了一跳。
「動作不要太大,我告訴妳,那小鬼跟我是一樣的人。」老闆說。
「一樣的人是什麼意思?」我問。
「她是惡魔。」老闆冷冷的說。
惡魔?
「總之,妳今天要回去的時候,最好不要一個人走。不然我看她會找你麻煩。」老闆說。
「好。」我點點頭。
然後要回去吧台的時候,茗芸突然問我。
「剛剛那死胖子跟妳說什麼?什麼鬼事不能告訴我的?!」茗芸滿不爽的。
「沒有,老闆只是叫我給他一杯蘋果汁而已。」我說。
茗芸看著老闆,說:「不會跟我講啊!」


要回家了。
我心想到底要找誰一起回家比較安全。
可是在場的人幾乎都不認識。
而茗芸我又擔心她跟我在一起,如果真的被纏上的話,茗芸也會有麻煩。
老闆就更不可能了,老闆現在只要光是走路就覺得懶。
我想應該不會那麼倒楣吧。
我家只要走兩分鐘就到了,那我用跑的,一定會更快。
我看看窗外。
雅婷不在。

我鬆了一口氣,出門口。
狂奔。

好像真的沒事,家就在眼前了。
也許雅婷覺得累了先走了。
也許她跟本就沒打算要對我怎麼樣。
臭老闆,講那種話害我好害怕。
明天去上班一定要罵老闆。

「妳真的以為妳逃的掉嗎?」雅婷的聲音。
我轉過頭,除了雅婷之外。
被後還有兩個猥瑣的中年男人。

他們想要幹嘛……

「這是給你們的,慢慢享用。」雅婷冷笑,從甜美的外表散發出一股邪惡的氣息。
「那偶們就不扣氣了,哈哈。」那兩個男人慢慢的逼近我。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我大叫,不聽老闆的話也別這樣嘛!!
那兩個男人將我拖到附近的一個工地。
這裡晚上根本就沒有人。
也沒有人會來救我,我好想大叫跟掙扎。
可是我的雙手被麻繩緊緊綁住,嘴巴被膠帶封住。

「這是給你們的,給我玩死這個女人。」雅婷從口袋拿出兩張一千塊,然後蹲下來拍拍我的臉:「妳不是很愛搶嗎?跟我搶就是這個下場。」
我哭了,我好害怕。
「一前一後好了,這個女的好像還是處喔。」其中一個男人說,好噁心的話。
「處?哈!爽到了。」另一個人手舞足蹈。
雅婷則是從包包拿出一台相機,對那兩個人說:「不要管我,把我交代你們的工作做好就可以了。」
什麼!她想拍照?!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我的眼淚流了滿地,但是我卻說不出話來。

他們慢慢的逼近我,臉上的表情超噁心的。

「小妞別哭,等一下叔叔讓妳爽翻天喔。」一個摸著我的臉。
「靠,哭了,一定是處的。」另一個開始脫我的衣服。

誰來救救我啊!誰都好!
賴言銘快點來救我。

「不要叫喔,現在讓妳吃大熱狗。」一個慢慢脫下褲子。
另一個慢慢撕下我的膠帶。

我不要!
賴言銘!!


「賴言銘!!!你死哪去了!快點來救我啊!!!!」我用盡所有的力氣大叫,聲音回蕩在整個工地。

「妳居然還敢對言銘哥哥求救……」雅婷滿臉不悅,正要給我一巴掌時。

轟隆轟隆。
轟隆轟隆。

機車的聲音。

電光四射,好幾十個機車騎士衝到這裡來。
來勢洶洶,好幾十個手中拿著棒球棍。
只有一個,頭上沒戴安全帽,表情嚴肅。

賴言銘。

「賴言銘!!」我對著他求救。

「言銘哥哥!」雅婷目瞪口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