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本書,誹聞?!


妳猜猜看。
如果愛情可以是公式的話?
那麼愛情等於什麼與什麼的化合呢?
答案是未知。
因為愛情不可能像公式一樣死,
愛情會悄悄地來。
連什麼時候化合的,妳都不會知道。


所以我開始寫一些詩之類的東西。


南十字星空的下方,有著一對擁抱著的男女。
他們親熱的看著天空,在那小亭裡。


這是我的個檔唯一寫著的話。
藏著我名字的短句。

我不知道我能夠寫些什麼,所以我只能多看還有多想。
也許這樣我就可以跟老闆的的一樣,慢慢的進化了。
就是紅龍一樣。
裡面的瘋子自以為自己的身上寄宿著一個吃人的怪物。
人格分裂就是這麼的一回事。
不過我不是老闆,沒有他那種閒情逸致。
我個人極不願意也不能寫那種恐怖的東西。


躲在暗處,
獨自看著你的沉默。
我不敢出聲,
也不敢發光。
因為,
我怕我耀眼之後,
你會因討厭光芒而離去。

這篇不怎麼樣的東西,出現在我極度無聊想起子浩的時候。
剛開始我還覺得不錯,但是後來越來越覺得怪。
好像是發春的小女生才會寫這種東西似的。

對了,現在不是談論我發春的時候!!
而是要談論老闆的第三階段了。

那就是巫女服。
史無前例之最後一戰。

「先生,請問您是一個人嗎?」我問,散發著粉紅色的蕩漾。
「嗯……嗯……」他有點緊張,人之常情。
「好的,請到八號桌等待,謝謝。」我把八號桌的牌子給他。
他轉頭離開前,還抓抓自己的頭。
為什麼呢?
因為現在全店的人都穿著巫女服走來走去。
完全是正統的巫女服,並不是日本18禁的那種便宜貨。
而是那種直接從日本空運來台的巫女服。
不僅是重的要命,而且穿起來很麻煩的那種。
最麻煩的是,如果穿巫女服,裡面就都不能穿衣服。
害我第一次穿的時候都覺得好害羞。
不過人從長尾巴進化到沒尾巴可不是進化好玩的。
習慣就好了。

我覺得我的衣服還挺可愛的,因為我的是淡紅色的,配上純白的褲裙,以及一頭黑直的長髮(還有身高……),看起來就像是個剛從國小畢業的國中生。
而茗芸穿的就比較漂亮一點了。
她穿的是老闆買最貴的一套。
水藍色的上衣,在胸口那裡還打上了一個小巧可愛的蝴蝶結,雖然有點金黃色的頭髮有待加強,但是卻給人一種莫名的感覺。
而老闆其他的朋友呢?
則是穿著最普通的鮮紅色。(有些還故意改穿迷你裙,真是一堆發春的女人。)
要是我哥的話,我想我哥會飆鼻血飆到死。
不過賴言銘居然不太理會那些女人,只顧來欺負我。
真是的!欺負我有那麼好玩嗎?!
哼!哼!哼!!

就在那個禮拜的星期六。
我正忙著端咖啡的時候,子浩終於出現了。
他看起來健康了不少,看起來好像變黑變壯了。
「小鬼,好久沒有看見你了,最近到哪裡去玩啦?」老闆問,他正在搬雜誌。
子浩抓抓頭,說:「最近迷上了網球,所以每個禮拜都去打。」
「網球好不好玩?你想當龍馬阿?」老闆網球王子看太多。
「不是啦,漫畫那種的太假了,世界上沒有那種弧度那麼大的打法。」子浩說,笑笑。
「嗯,那你自便阿,我先去忙了。」老闆朝子浩揮揮手後,就繼續把那堆雜誌一本一本的搬到旁邊的雜誌櫃上。
子浩點點頭,朝著櫃檯走來。
溫度好像又上升了,我感到臉上火辣辣的。
為什麼我每次都這樣!!
「星亭,我要一杯黃金比例。」子浩說。
今天不是愛希亞的等待嗎?
「今天不喝等待了嗎?」我問。
「嗯,因為我不用等待了阿。」子浩笑的很開懷。
我的臉開始降溫,甚至是死涼。
他告訴我因為他找到了一個很可愛的女友。
他打網球就是因為那個女生很喜歡網球。
我的心快碎了。
「茗芸呢?」子浩問我,不知道是我太厲害可以壓抑助我的表情,還是說子浩根本沒有注意我。
「茗芸今天早上請假。」我說,故意別過頭去不看子浩。
「喔……」子浩不知道想說些什麼。
然後子浩就隨便挑了一個地方坐了。
不是愛希亞的等待,也不是三號桌。
我趕緊把黃金比例給弄好,將它送給子浩。
「謝謝。」子浩說,一貫的溫柔語氣。
「不客氣。」我說,跑似的走開。
我不知道我應該說些什麼,只知道我只能快點逃開。

那一整天,子浩走後。
茗芸來上班了。
我都顯得電力不足,好像隨時都會發出最後的光芒後,就整個變黑了。
老闆建議我請假看醫生,順便修心養性。
我搖搖頭,說:「不用了,老闆,我沒事。」
這句話是謊話,因為我不想讓老闆認為我外表看起來像是小學生,但是我的心智已經成熟了。
所以我現在只能不說話,默默的做該做的事。
然後賴言銘走過來,他算是這整間店裡頭,最閒的半店員。
「妳耍什麼憂鬱阿?」賴言銘捏我的臉,一副白痴樣。
「不要煩我。」我說,不想理他。
「一個月又到了嗎?」賴言銘斜著頭,摸著下巴亂想。
「白痴。」我說,有氣無力的。
賴言銘突然不知道在想些什麼,一股腦的把我拖走。
「喂!你要幹嘛?!」我問,但是他的力氣好大……
老闆轉過頭來,一副甘我屁事的模樣。
茗芸轉過頭來,一臉這就是青春年華。
「阿進!矮東瓜借我!」賴言銘說完,拖著我走出門口。
「嗯,記得要帶雨衣阿。」老闆說。
雨衣?
為什麼要帶雨衣?
外面是晴天阿?!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乖乖的跟賴言銘走,我也不知道我是如何搭上他的車,當然也不曉得這裡是哪裡。
我只知道我有隨時被強暴的危險。
所以囉,我得先做好防護準備。
根據老闆所私人傳授的「我不要夾娃娃」一書中提到。
一個男人,如果無緣無故要單獨帶妳出去玩的話,十之八九都跟上床有關。
而且他們可能會用最強大的力量來壓迫女性同胞就範。
說不定完事後,連煙都不點,直接把妳推下山。
然後,登上報紙頭版的時候,可能就只剩下一堆還沒有被熊啃光的肉削罷了。
「啊!!!!!!!!!」想到這裡,我不禁大叫。
「妳叫屁啊!不要害我半路摔車好不好!」賴言銘也大叫,轉過頭來正準備要罵我的時候,突然我看到前方十字入口左轉處有一台卡車開過來。
「啊!!!車啦!!!」我又大叫,指著前面。
賴言銘機警的轉過頭去,接著一個甩尾。
然後在旁邊的一個紅綠燈停下。
因為被警察抓包。丟臉。

被警察杯杯抓包之後,罰了一千多塊的罰金,而最機車的居然是罰款項目是「騎車不專心,顧著跟女朋友聊天。」
媽的!誰是他女朋友阿!!
賴言銘一臉蒼白,但是又有點臉紅。
媽的!他臉紅個屁阿!!!
但是我居然被他從市區,載到了一個很偏僻的山。
而且那個山旁邊都是墳墓區,看起來暴可怕的。
不會吧!?他要在這裡跟我@$^*(……
靠!我在想什麼阿!!!
可惡!都是你害的!害我亂想!!
哼!哼!哼!
當中賴言銘跟我都沒說話,他只是一直不知道在看些什麼,偶爾過來瞄瞄我,然後又轉過頭去。
他看什麼看阿!!
「要去哪裡?」我按耐不住性子,終於問他。
他沒回頭,就這樣跟我說話:「終於肯說話了阿?矮冬瓜。」
矮你個頭啦!
我拍了他的安全帽一下。
「妳小心我把妳丟在這裡不管喔,聽說這裡有很多變態的老禿頭,會拿糖果誘拐像妳這種一看就知道沒發育的女人唷。」賴言銘說,唬濫我。
「我才不會被糖果誘惑勒!!」我說,要誘惑也要帥哥給我糖果才行阿!哼!
「嘻嘻,可是我看你就是一副會被誘惑的臉。」賴言銘說,他那張嘴不咬人是會死嗎!!
「亂講!亂講!」我說,又拍他的安全帽。
不過這次我降低我的衝擊力了,我怕如果我使出我的念能力的話,賴言銘可能就會當場氣絕身亡,然後我就會不知道怎麼回家,我就會這樣孤單地流浪在異鄉裡頭……
夠了!我最近常幻想。
賴言銘不知道在偷笑些什麼,機車騎著,又過了好幾個田路。
「喂!我們要去哪裡啦!!」我問,長時間坐在車上,屁股好痛。
「妳有沒有看過螢火蟲?」賴言銘突然問,我搖頭說沒有。
「真是可悲阿妳,沒看過螢火蟲,人生就沒有意義了。」賴言銘說,真不曉得螢火蟲跟人生有何謂重大關係意義存在。
「你要帶我去看螢火蟲?」我問,不知道螢火蟲長什麼樣子的。
「看我心情。」賴言銘說,我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啊!!!!!!賴言銘慘叫。
「妳幹嘛啦!!!妳是狗啊!!!」賴言銘揉著自己的肩膀,那裡被我留下深刻的烙印。
「誰叫你都不告訴我要幹什麼!!」我說,故意亮出我的兩顆小虎牙。
「乖乖閉嘴坐好,少拿妳的鬼虎牙出來現!」賴言銘說,看的出來我的牙齒很強大。

我忘了我到底跟他一起晃了多久。
說起來很奇怪,我居然可以跟賴言銘在一起那麼久。
而且他都沒有欺負我。
如果說賴言銘都這樣不欺負我的話就好了。

咦!?
這什麼鬼念頭!!我怎麼可能……
可能會……喜歡他……?
對!我一定是因為他今天都沒有欺負我,我覺得很奇怪!所以我才會有這種怪想法的!!
一定是這樣!
如果他今天有欺負我,我就不會這樣想了……
我為什麼要怪他沒有欺負我啊!!!!!!
可惡!可惡!可惡!臭賴言銘!死賴言銘!
都是你害我的!!
所以我張大口,用力的往他的肩膀咬下去。
「啊!!!~~~」

大概是晚上九點多吧。
「這是哪裡?」我問賴言銘。
賴言銘沒有回應我,他現在正在揉著自己的肩膀。
「這是哪裡?」我又問一次。
他還是沒有理我,臉上露出不耐煩的表情。
「這是哪裡啦!!」我不爽了,踹了賴言銘一腳。
「他媽的!我哪知道這裡是哪裡!這鬼地方我也沒來過!!」賴言銘也火了,對著我大吼。
「你兇什麼兇啦!!是你把我帶來這個鬼地方的耶!!」我對著賴言銘罵。
「他媽的!是誰咬我的肩膀,害我摔車的啊!!」他指著他左腳的傷口大叫。
「誰叫你都不管我的感受,硬是把我抓出來阿!!」我說,我感到我的憤怒已經到達極限了。
「誰叫妳在那邊半死不活,我就想說把你帶出來玩一玩!讓妳心情好一點,但是妳一點都不知道我的用心,就只會在那邊鬼叫,妳到底是什麼東西投胎的阿?飼老鼠咬布袋是不是啊!?妳知不知道妳很麻煩耶!每次看到我就好像是看到病毒一樣的跑開,妳是不是有毛病阿?」賴言銘一下罵了一堆,真不知道他到底平常是怎麼練的,居然可以一次念那麼多東西。
「……」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一瞬間,好像有點尷尬。
「幹嘛不說話?」賴言銘問我。
「不知道該說什麼。」我說。
「笨蛋。」賴言銘拍我的頭。
「哼!你才笨勒!」幹嘛又罵人家阿!!
「矮人,要走很久的樣子喔。」他指著山上的那一處小光。
「我不是矮人啦!!」
「嗯,看妳那麼精壯應該不會怎麼樣。」他說,可惡!!
「什麼精壯阿!?」
「『精』緻的形『狀』」
「去死啦!!耍酣喔!」
「哼哼,我跟妳不一樣,我又不是妳那種小不隆冬的矮豆子。」
「你說誰是小到必須用顯微鏡才看的到的豆子阿!!!!」
「說的好!妳沒說我還沒想到!」他笑笑。
就這樣,我跟他一路吵嘴到回家。
而且我們沒有看到螢火蟲。
我只知道,那時候有一種除了吵架的感覺之外,居然還有一絲絲的甜蜜感。

然後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多了,回來時真稀奇店還開著。
對於懶惰的要命的老闆來說算是百年難得一見。
「馬上棄械投降!!馬上棄械投降!我告訴你!你現在說的都會成為呈堂證供,馬上棄械投降!不然我們就要用武力壓制了!!」
「阿進,你在耍什麼白痴?」賴言銘看著老闆皺眉。
「昨天怎麼樣了?是全壘打嗎?」老闆很好奇,不知道在好奇什麼。
對了!全壘打是什麼阿??
「沒有,我還沒有機會揮棒,就被人家給保送出局了。」賴言銘雙手一攤,露出失望樣。
保送出局又是什麼阿??啊?告訴我嘛!!
「來!投入哥哥的懷抱,哥哥唱歌給你聽。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老闆搖頭,但是言語的內容很像GAY。
然後讓我吐血的是茗芸。
「怎麼樣?怎麼樣?小妹有沒有受傷!喂!臭小鬼!你是不是對小妹硬來阿!?你看她身上好髒喔!你們到底在哪裡阿?!現在的年輕人都沒錢去好一點,浪漫一點的地方嗎!?」茗芸一來就讓我轉了好幾圈,然後不停的數落賴言銘。
「……」什麼阿?到底是什麼阿?
「就算是又怎麼樣?妳能咬我嗎?」賴言銘嗆上去了!但是我實在搞不懂他們說的是什麼。
接下來是蘋蘋跟博聖。
蘋蘋輕輕拉拉我的裙子,我蹲了下來聽她說。
「星亭姊姊,妳跟言銘哥哥是男女朋友對鼻對?那你們有親親嗎?就像是蘋蘋跟博聖一樣的親親阿……」為了怕我不懂是什麼意思,蘋蘋還抓來博聖親自示範親親。

「啊!!!!!!!!!」

我大叫,我終於懂了!
「小妹!妳怎麼了!妳當初有沒有做好防護措施阿!!!」茗芸抓我的手,著急地問。
「我看過10個月後,言銘老弟你就做老爸了。」老闆事不關己地鼻孔噴氣。
「星亭姊姊!跟人家說嘛!還是說妳跟言銘哥哥已經那個了?!」蘋蘋說,滿臉的天真無邪。

「啊!!!!!!!!!」

「現在是怎樣?星亭要生小孩啦?」澤孟抬起頭來,一臉又有好戲看的臉。
「真的嗎?現在高中生真是的阿……」莫名其妙的不認識阿姨跟她對面的小女兒警告:「聽到了吧!從今以後我都不准妳跟唐偉傑出去玩了!妳就乖乖的給我待在家裡!!」
「……」女孩說好,但我總覺得她在瞪我。
啊!!!!!!!
我怎麼那麼倒楣阿!亂講亂講亂講!!
人家還是青春年華的17歲耶!!我哪有跟賴言銘亂來阿!!!!

第二天。

「什麼?賴言銘上了妳?」雪玲把蛋餅噴到隔壁同學名宏的書包上,但沒有良心的她根本不在乎。
「上妳個頭啦!只是因為我跟他出去一個晚上沒回家之後,大家都在亂說的啦!!」我澄清。
「喔,一晚上沒回去阿?原來十班的那麼猛阿?以後找男朋友要去十班的找了。」雪玲又在亂想了。
「不要亂講啦!我跟他什麼關係都沒有啦!!」
「每個做完的人總是那麼說的,聽妳老闆的敘述,應該不是這樣喔……嘻嘻嘻……」雪玲那殺千刀的女人偷笑,老闆又跟妳說了什麼!?
「妳老闆說阿,有一個笨蛋阿,因為自己喜歡的男生有了女朋友了,沒想到就這樣一直悶悶不樂的裝自閉阿,然後啊~十班的正義使者就跟老闆說什麼把笨蛋借給他,哎呀~好煽情喔~想到我就渾身起雞皮疙瘩了……」雪玲抓著自己的身子鈕動,真不知道她是不是BL看太多了,有點幻想症狀。
「……」老闆,我只能說。
你死定了。
「說嘛,妳跟十班的那傢伙搞了多久阿?他的技巧怎麼樣?怎麼樣嘛~告訴我阿~~」雪玲把臉貼近我問,應該算是逼問。
妳去死啦!!妳不會自己去問問看喔。
「哼!我就知道妳這女人見色忘友,有異性沒人性。」雪玲突然教訓起我了,真不知道到底一去看電影就到處在街上看帥哥的人是誰喔。

對了,還有。
而最讓我狂噴血的是回家後。

我老爸就坐在家門口等我,一打開門就看到我老爸。
害我的壽命又短了好幾年。
「妳跟誰出去?」簡短的話,但我不知道怎麼接下去。
「我……我……我跟……」我實在不敢跟爸講說我跟一個三十的不良少年出去。
「跟男生?」我老爸皺起眉頭,一臉的心知肚明。
然後我媽走了過來,拍拍我爸的肩膀說。
「哎呀,不要這樣逼問亭亭嘛~人家當時也是一樣阿,這種事情看開就好了啦,好啦,人家來跟亭亭談,你先去睡覺啦,這種女生的事情就交給身為媽媽的我啦,你已經坐在這邊很久了耶。」
原來爸……那麼關心我阿……
而就當我正在感動的時候,媽把我推進房間裡頭。
反鎖。
「媽,爸真的很疼我耶……」我說,好久沒有那麼感動的想哭了。
「對阿,人家也是一直沒睡等妳耶!」我媽說,嘟起嘴巴。
「好啦!好啦!媽妳也很疼我阿。」我說,抱住媽。
「嗯,乖孩子,對了!妳跟妳喜歡的男生怎麼樣了?第一次給了嗎?」媽溫柔的摸著我的頭,卻問我這樣的話。
「什麼!什麼第一次!!」我緊張的問。
「哎呀,就是女生最珍貴的第一次阿,嘻嘻,亭亭好壞喔,故意跟馬麻裝傻。」媽說,滿臉的純真,真懷疑我媽到底是不是真的超過三十歲了。
「我哪有!」我大叫,臉紅了起來。
「騙倫,人家明明看到上次妳生日有兩個男生給妳的禮物妳最開心,妳跟哪一個出去阿?妳們是去哪裡看夜景阿?大度山?貓空?還是直接去他家阿?妳跟誰出去啊?是那個看起來有點壞壞的男生嗎?哎呀,好那個唷,不過馬麻也比較喜歡壞壞男,書呆子一點都不懂得疼女生呢,到底是不是他啊?……」媽問,笑容一直沒停過。
「我沒有!我沒有!我沒有啦!!」我又大叫。
「哎呀,不要害羞嘛~好可愛唷~嘻嘻。」媽還是不相信我。

你們說嘛,連我媽都不相信我了!難怪大家都不相信我。
我難道真的那麼那個嗎?!說啊!!真的嗎!!??
嗚……
創作者介紹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