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本,色鬼誅殺行動。

知不知道人最怕的是什麼?
是被強暴?被妖怪吃掉?
NO。
這些都不算什麼。
最可怕的是遇到了走到了一家店。
而且不小心惹到了老闆。


十月中旬。
老闆做出某個決定。
等到咖啡店重新開張之後,看到了令我最錯愕的事情之一。
因為你有看過有一間店滿到外面站了一票人嗎?
沒有對吧,但它就在我眼前發生。
你知道為什麼嗎?

「小妹,幫我把這個送給二號桌的客人好嗎?」茗芸遞給我一杯愛戀之心。
老闆這個策略真是太讚了,老闆在一開始的書店裡加上咖啡屋,然後就乾脆把書店變成咖啡屋,又在旁邊的櫃子上放著一本又一本的書,讓想看的人借取,一本10塊。
接著,又在茗芸的咖啡屋上,大方的寫上───

隨便點,隨便做。 你只要說的出口,我們這裡都有。

還寫的特別動感,不過最屌的不是這個,而是他在外面的招牌上寫著,新品出爐前一個禮拜的咖啡都以水來計算。
而也有一堆笨蛋真的亂點了一堆東西,不過他們有的是直嘆好喝,有的則是故意來鬧場的,專說一些有的沒有的怪名字給茗芸做。
有些小孩子就會點。
像是「就決定是你了!皮卡丘咖啡。」、「究極進化!戰鬥暴龍獸特調咖啡。」、「我要代替月亮逞罰你咖啡。」。
更有些是故意裝浪漫,故意說給茗芸聽的。
像是「香格里拉的月光」、「願意嫁給我嗎?」、「終結孤單」、「而我知道特調」之類的。
不過也有些色胚點一些怪名字咖啡。
比如說:「來吃棒棒糖特調咖啡」、「夜勤病棟之小護士咖啡」、「爸爸再愛我一次咖啡」、「姊妹情深特調咖啡。」
夠扯了嗎?
不!最扯的是茗芸。
她只是很簡單的把特色問我一下,然後就跑到櫃檯旁去找老闆問一下。
老闆就會很簡單的方式告訴她該怎麼做。
像是專給小朋友的茗芸就會端出一杯冰咖啡牛奶,然後再附贈一個看他們點什麼名字的玩偶。
如果是給裝浪漫的跟色胚的就是一杯可憐的黑豆汁(能不能喝就看你了)。
如果你是個色胚,你又剛好愛裝浪漫的話。
茗芸百分百會給你一杯糟到透頂的怪味咖啡。
比如說是以人生體驗方式的咖啡。

這件事就在我眼前發生的。
事情是這樣的。
大家都知道茗芸長的還不錯,身高也是最能讓男生抱在懷裡的高度。
所以就有一個看起來超變態的中年上班族,色咪咪的看著茗芸跟我。
我跟茗芸都知道我們在送飲料的時候,那死老頭都會偷偷的注視著我們的屁股。
他起先是先找我。
他把我叫去他那一檯,對我說:「妹妹,想不想賺外快啊?叔叔知道有間店的東西很好吃喔,妳要不要跟叔叔交個朋友,一起去吃啊?」他滿臉猥褻的看著我,亮出好幾張藍色的鈔票。
「不要。」我很堅決的說,正準備走開。
誰知道他突然抓住我的手,說:「現在的小孩是怎樣,給妳錢賺還要挑。」
「放手啦!」我想走,但他死命抓著。
他的手油油黏黏,誰知道他的手做過什麼。
「喂!久等了!」賴言銘的聲音。
那個死色鬼沒種的趕緊放手。
幸好是賴言銘跑出來救了我,我才逃過一劫。
「妳跟那個老色鬼怎麼了?」賴言銘問我。
「他說要找我援交,變態老色鬼。」我說。
「喔喔,是這樣的阿?好吧,老闆我好久沒玩遊戲了,正覺得很無聊。」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貼耳躲到了我們的旁邊,完整的偷聽我們講話。
老闆微微笑,對茗芸揮揮手說:「綁馬尾的,我今天給你一個特別任務。」
「什麼特別任務?」茗芸
「殲滅色老頭A級任務。」老闆老道的笑笑,接著說:「那麼,就這樣了。妳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誘惑。」
「為什麼要我?叫小妹去不就好了。」說到要誘惑一個老色鬼,茗芸是百般的不願意。
「小妹因為剛剛露過相了,所以要換一下主角。」老闆像是編劇一樣的說。
所以被命名為"完全色鬼誅殺行動"的計劃就這樣開始了。

「你好啊,先生一個人嗎?」茗芸跑去跟那個老色鬼搭訕。
她換上老闆替她準備的衣服,是一件我個人覺得曝光率超高等級小可愛,搭配上一件小熱褲。
老色鬼左看右看,然後指指自己說:「妳在跟我講話嗎?」
我們躲在後面的小房間,用的是老闆的監視攝影機和竊聽器。
「OK,老色鬼上勾了。」老闆興奮的看著電視。
那個老色鬼一臉猥瑣樣,明明愛吃卻又愛假仙的那種人。
「對阿,人家最近缺錢錢,可不可以幫幫忙啊?」茗芸裝出嗲嗲的聲音,如果我在現場一定會全身鬆軟。
但是。
居然是老闆用耳機教茗芸講的。
一個年紀不明的胖子,用出可愛的聲音還有可愛的動作。
但是居然手握著麥克風,臉上的表情極為變態。
那到底會是什麼樣子呢?
你如果有機會,可以自己想看看。
我告訴你,會很想死。

「怎麼樣嘛?到底要不要幫人家忙啊?」茗芸說,拉起老色鬼的手。
「要……要……怎麼幫啊?……」老色鬼說。
「當然是那個囉,哎呀,你好那個喔。」茗芸說,輕輕打了老色鬼一下。
老色鬼臉色紅潤,他大概是想今天出運了。
「那……妳要多少錢?」老色鬼動心了。
「那要看人家的表現再說嘛。」茗芸食指抵著下巴,故做可愛樣。
老闆看了看,冷笑了幾聲。
然後椅子轉了半圈,看著賴言銘說:「現在該你上場了,去找幾個傢伙來幫忙,就說來當臨時演員,至於是什麼素質的,你應該了吧?」
賴言銘點點頭,他露出邪惡的笑容。
「合作愉快。」老闆伸出手來,示意握手。
「合作愉快。」賴言銘也伸出手來,握手。
然後賴言銘就走出去了,臉上帶著邪惡的笑臉。
「你們想幹嘛?」我問老闆。
「沒有啦,只是做點娛樂。」老闆說,看著茗芸跟老色鬼談妥了的畫面。
然後茗芸突然離開鏡頭,幾乎就在同一時間。
茗芸突然打開門來,然後輕輕的關上門,開始大罵:「媽的!那個老色鬼老是盯著我的胸部看!真想把他的眼珠子給挖出來!你這死胖子幹麻叫我去啦!煩耶!那死老頭還說我一定是常常在店裡拉客,以後還要常來勒!現在怎麼辦?」
「這是第一階段,很快的。第二階段就來了。」老闆說。
「什麼第二階段?你是不是一定要看我被那老色鬼上了之後才告訴我?」茗芸顯得很生氣。
「基本上我也不反對這樣啦,基本上我對於台灣A片的發展有點興趣。」老闆說,滿嘴胡說八道。
「你是不是白痴啊?」茗芸大吼。
「別擔心,我辦事妳放心,我已經叫言銘老弟去找人了。」老闆說。
「找人幹嘛?」茗芸問。
「對阿?」我也問,因為我實在搞不懂。
「妳們知不知道人生中最可怕的是什麼?」老版問。
「被強暴。」茗芸說,她最怕這個。
「妖怪跑出來吃我。」我說。
「妳是國小生嗎,小妹?」老闆說。
「屁啦!」我說,打老闆一下。
「一個中年男子,亮著好幾張一千大鈔,而且還在我的店裡找我的店員援交,妳們猜我整死他的或然率有多高?」老闆笑嘻嘻的說。
「超過零。」茗芸說,這是標準答案。
「一個中年禿頭老色鬼,上班族模樣,介於中年失業與升職之間。當中我觀察到他很怕死,而且這種人的最大特色是欺善怕惡,由剛剛小妹拒絕他的樣子來看,我想他應該聚集了很多的壓力,導致他所說的一切話。所以就這點來看,我們只好必須讓他出點冷汗,好讓他有一點隨機應變的能力,已好適應這個滿是變動的世界。」老闆說的頭頭是道,但是我一句都聽不懂。
「所以呢?」我問。
「所以茗芸就負責讓目標上勾,而言銘老弟就負責最後的階段。而小妹妳呢,負責近距離監視,因為有些東西是我在這裡看不到的。」老闆丟給我一個耳機,說是跟茗芸一樣可以接收老闆講話的東西。
我戴上。
「聽的清楚嗎?」老闆在麥克風上小小聲的說。
「嗯。」我點頭。
「很好。」老闆也點點頭。
「好,現在分頭行動,妳們該做什麼,我都會告訴妳們的。」老闆拍拍手。
茗芸先離開房間,老闆就說:「小妹,妳去他們旁邊監視,記得不要太明顯,我想確定一件事。」
「什麼事?」我問。
「要等確定了之後才會告訴妳。」老闆轉過身去,茗芸已經出現在鏡頭中。

「喂,妳去哪裡了?到底想不想做生意啊?」那個老色鬼不耐煩的說,手指敲打著桌子。
「對不起嘛,人家剛剛有點事。」茗芸說。
「好吧,看妳這樣我就不計較了。」老色鬼說,自以為好樣的。
「好嘛,那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茗芸問:「你家?」
「不行,我家不行。」老色鬼急忙拒絕。
「為什麼?人家好想知道你家耶。」茗芸可愛的搖搖老色鬼的手。
「不行啦,我家我兒子在。」老色鬼說。
「好吧,那麼去我家好了。」茗芸說。
老色鬼的額頭冒汗,好像這是一輩子最美好的瞬間了。

所以就這樣,在老色鬼成功上勾之後。
老闆透過耳機說:「那麼我現在要進行第二階段了,我要跟言銘老弟先進行待命了。妳看過真正黑幫電影嗎?」
我楞了一下,說:「沒有阿?幹嘛啊?」
老闆竊笑了幾聲,說:「等一下我請妳看由本人獨家開拍的黑道電影,而我在當中客串飾演黑幫老大的『牛哥』。Are you know?」
「什麼牛哥啊?」我傻眼。
「我們現在要去茗芸家躲著,妳就先看看我放在櫃檯前的那本劇本,P49頁,第二行到50頁的第八行。」然後他就掛了。
我走到櫃檯前,那裡安詳的躺著一本書,然後翻了翻,果然是劇本。
P49…P49…P49…
啊!找到了。

「糙!你他媽的動我馬子!你是嫌懶趴太長還是怎樣?」牛哥大罵。
旁邊的小弟紛紛從口袋裡拿出刀來。
「媽的!我要你管喔?你不是不管我了嗎?」老大的女人摔破花瓶。
「我就知道你會背著老大勾引別的男人。」一個小太妹說。
上班族滿臉鐵青,冷汗不停的流。
「媽的!給我把這傢伙剁成肉圓!我要把他賣去非洲給難民吃!」牛哥臉上的青筋抽動。
上班族大驚,從女人的床上跑下來,跪在牛哥的腳前求饒。
「拜託啊!老大饒命啊,我還有一個老婆跟兩個八歲大的兒子和女兒要養啊!我死了他們會很傷心的。」上班族說的淒慘無比,聲淚俱下。
「你老婆漂亮嗎?」牛哥問。
「很漂亮……」上班族說,不知道他想幹什麼。
「很好,一命換一命,把你女兒跟老婆賣去當妓女,不然我就砍斷你的手腳筋,再把你丟在一堆餓三天的瘋狗面前。」牛哥神情惡狠狠的。
上班族的眼睛睜的老大,不知道是嚇到還是正在道德掙扎中。
「怎麼樣?」牛哥問。
旁邊的一名手下拿起刀來架在上班族的脖子上。
「先把一隻手剁了,看他選哪個。」牛哥說,叼了一支煙。
小弟點點頭,狠刀揮下。
「等一下!我把老婆跟女兒賣給你們,不要殺我!!」上班族大喊,果然到頭來還是只為了自己。
「喔,是嗎?」牛哥低下頭來,頗有興味的看著上班族說:「我最討厭的就你這種只為了自己的廢物,給我滾!」
牛哥一腳將上班族踹到一旁。


「……」這到底是什麼?
我看著書裡寫的東西,久久不能自己。
然後我聽到自動門開的聲音。
轉過頭去,茗芸已經跟老色鬼一起離開店裡了。
我趕緊跟上去,走之前叫澤孟幫我看店。
「記得給我頂班費啊。」澤孟說。
好啦!我知道。

跑出店外,老色鬼跟在茗芸的後頭,色咪咪的盯著茗芸的屁股瞧。
「報告狀況,Over。」耳機傳來老闆的聲音。
「目標跟狙擊者一號正前進老鼠籠中。」我說,Over。
「OK!有任何情況發生的話,在第一時間報告,Over。」老闆說。
真是夠了。
我還以為正在CS勒。

茗芸家住在店附近,不過也要走個好幾分鐘。
我一直跟在他們背後,暗中觀察著。
老色鬼看起來很沉的住氣,在這一路上沒有對茗芸有進一步的動作,只是不斷的盯著茗芸。
然後到了。
茗芸家是一個普通的民房。
聽說是老闆的朋友正遠的親戚移民後,留下來的空房子。
反正也沒什麼用,不如乾脆給老闆利用也好。
所以茗芸就住這裡。

「報告,目標跟狙擊者到了。Over。」我說。
「OK,讓我們來大玩特玩吧。Over。」老闆說,傳來一陣雜音,好像有很多人。「小妹,妳先來茗芸家隔壁的那間小房間,剩下的看我們表演就OK。」老闆說。
我走到家茗芸家旁邊的那一間破爛的小旁間。
打開門。
我嚇了一大跳。
裡頭站了一堆穿著黑西裝,戴著黑墨鏡的傢伙。
而在當中,有一個笑臉極為陰險狡詐的胖子坐在中間。
旁邊有一個有著大大眼睛,邪惡嘴角的傢伙。
賴言銘。

「小妹,妳看這樣的派頭夠不夠屌啊?」老闆問我,轉過頭來。
不只是屌,根本就是土流氓嘛。
「哈哈哈,早就知道妳會用這個表情了。」老闆拍拍手,像是預備好了,大聲喊道:「完全色鬼誅殺行動,導演:阿進老闆。卡麥啦!!」


OK,鏡頭直接轉到這裡就OK了。
這裡是茗芸的房間。

「要不要先去洗澡啊?」老色鬼有點等不及,滿臉的汗。
「不用了,先脫衣服。」茗芸說。
「啊,妳那麼心急啊?」老色鬼脫下衣褲,露出了子彈型又泛黃的內褲。

哈哈哈哈!現在還有人穿子彈型的喔?
我躲在小房間裡偷笑。

「小妹,妳要笑之前,先告訴我茗芸被上了沒有。」老闆說,雖然自信,但卻還有點擔心。
人之常情。
我看了看鏡頭。
老色鬼已經準備撲上茗芸了。
「可以了!祝作戰成功!」我說,Over。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
命運的大門開了。
被撞開。

一堆穿著黑西裝的傢伙,凶神惡煞的走了進來。
而在最後,一個穿著台客的胖壯男子走了進來。
男子戴著墨鏡,斜嘴歪臉的樣子好嚇人,而且在左臉到嘴角的地方有一道深深的刀疤。(那是老闆自己畫的,據老闆說他以前是美術班的。)

「幹!拎北丟災哩打挖偷客兄!」(翻譯:幹!我就知道妳給我偷漢子。)
這句是飾演流氓老大-『牛哥』的老闆所說的,百分百凶惡。
「牛哥!這傢伙要不要剁了?」旁邊的金髮黑衣客(賴言銘飾)建議老闆。
「襙!連灣七落啊嘎寵!哩洗嫌焦啊太長蝦安抓?」翻譯:「糙!連我馬子你也敢動!你是嫌懶趴太長還是怎樣?」牛哥大罵。
旁邊的小弟紛紛從口袋裡拿出刀來。
「媽的!我要你管喔?你不是不管我了嗎?」老大的女人(茗芸飾)摔破花瓶。
「我就知道你會背著老大勾引別的男人。」賴言銘大罵。
上班族(老色鬼飾)滿臉鐵青,冷汗不停的流。
「拎娘勒!幫挖打依奏型肉圓,上吼揮揪ㄟ黑琅假!」翻譯:「妳媽的!幫我把他做成肉圓,送給非洲的黑人吃。」老闆臉上的青筋抽動。
老色鬼大驚,從茗芸的床上跑下來,跪在老闆的腳前求饒。
「拜託啊!老大饒命啊,我家還有好幾個人要我養!拜託!不要殺我!我把錢給你,都給你!拜託不要……」老色鬼說的淒慘無比,聲淚俱下外加利誘。
「拎某有水謀?」翻譯:「妳老婆漂亮嗎?」老闆問。
「還算可以……」老色鬼膽戰心驚的說,他想的應該是怎麼這麼衰,惹到了老大的女人。
「加厚,己命瓦己命,打拎某麥去當探假查某,謀挖抖打哩ㄟ手腳筋都剁雕,大嘎力定底己堆靠夭三天的瘋狗面頭前。」翻譯:「很好,一命換一命,把你老婆賣去當妓女,不然我就把你的手腳筋剁掉,再把你丟在餓三天的瘋狗面前。」
老闆神情惡狠狠的。
老色鬼的眼睛睜的老大,不知道是嚇到還是正在道德掙扎中。
「安抓?」老闆問。
旁邊的一名手下拿起刀來架在上班族的脖子上。
「先嘎一隻手剁雕,跨依選都己ㄟ。」翻譯:「先把一隻手剁掉,看他選哪一個。」
老闆說,叼了一支煙。
賴言銘點點頭,狠刀揮下。
「等一下!我把老婆跟女兒賣給你們,不要殺我!!」上班族大喊,果然到頭來還是只為了自己。
「喔,喜安奈喔?」老闆低下頭來,頗有興味的看著上班族說:「挖尚偷雅ㄟ丟喜哩這種只委答滴ㄟ廢物,打挖係出哩!」翻譯:「喔,是這樣喔?」第一句。
「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種只為自己的廢物,給我死出去。」第二句。
老闆一腳將老色鬼踹到一旁。

好了,這樣就夠了。
剩下就接近輔導級的東西了。
什麼?那個翻譯是寫來幹麻的?
因為有些人看不懂啊!這樣比較方便咩。
好了,回歸主題。


然後,那個老色鬼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我現在再也沒看到那老色鬼的蹤影了。
而老闆也因為好久沒有玩那麼大的遊戲,而跟賴言銘像個笨蛋一樣的,想再找幾個笨蛋來玩。
總之不要找我就好。

茗芸呢?她自從上次以超辣穿著出現在店裡之後,雖然老色鬼走了。
但又多了好幾個血氣方剛的有為青年來光顧。
每次再點餐時,他們總會再最底下的顧客感想寫上:「如果咖啡師小姐,能再穿一次那種短褲就好了。」
或是:「咖啡師小姐願不願意跟我約會?」之類的話。
惹的茗芸又好氣又好笑。

也惹來了老闆的觀察能力。
順代一提。
老闆最近習得了一個很強大的替身能力。
不是日日也晴矢從背後生出東西的技術,而是類似流行廣場的能力。
被我取名為『流行的胖子。』的預感能力。

一方面為了吸引了一大堆貪小便宜的人到店裡來喝咖啡。
一方面是因為真的很好看。
所以老闆的替身能力展現了他的力量。
就是讓我們角色扮演。

「角色扮演?」我跟茗芸聽到的時候都傻了眼。
「對,我朋友做過一個統計,他們說普通的咖啡店,最多最到像我這樣,不過我想咖啡店始終就是咖啡店,很快就會退流行。所以我就想到我朋友說過的一句話。」老闆喝著茗芸泡的綠茶說。
「什麼話?」我問。
「他說,如果要增加量產,就必須刺激市場。」老闆說。
「什麼意思。」我不懂,茗芸也不懂。
「妳們知道為什麼新遊戲一出來,為什麼大家都會搶去買嗎?」老闆問。
「因為遊戲好玩?」茗芸說。
老闆搖頭。
「因為想比別人早點玩到。」我說。
老闆又搖頭,說:「是因為SHOW GIRL。」
「那是什麼?」我問。
「就是請一些漂亮的女生,扮成遊戲人物的樣子的一種職業。」
「這就是原因?」我問,感到應該不會成功。
「NO,這是次要目的。主要目的是放在台中的COSPLATER動漫祭市場。」老闆激動的拍一下桌子,然後又說:「每年參加COSPLATER的人大概有兩三百人左右。所以我們可以先把握住這些人的動向跟預定,然後就可以拿出我們的帳單。」
「萬一被嫌太貴怎麼辦?」茗芸提出問題。
「根本不會有那個問題。」老闆吃吃地笑。
「為什麼?」我很好奇,老闆有什麼計策。
「因為我們可以分期一個一個來做,因為不可能會一年到頭都是COSPLAYER的人走來走去,所以我們平常可以維持原來的樣子,到了特別的日子,像是情人節或是聖誕節之類的特別節目,我們就可以推出情侶套餐之類的東西,如果說今天是可愛系的居多,我們就可以拿出可愛系的風格,如果今天是視覺系的,我認識幾個在華岡藝校的死黨可以幫我搞定。」老闆拍拍自己的胸膛。
「好像可行耶。」我說。
「應該可以試試看。」茗芸想了想,終於點頭。



「我要一杯愛希亞的等待。」
熟悉的名字,熟悉的聲音。
是子浩。
所以造成了轟動的行動。
演變成現在的局面。

「好,還需要什麼嗎?」我問,今天是角色扮演的第二天,所以我們就穿了水藍色的水手服在店裡走動。
「再一點巧克力餅乾好了。」他看著菜單,指著餅乾說。
「好的,請稍等。」我說,回頭就走。
老闆找來的不知名女孩團體,正在店裡以暫時服務生的身分幫我們分送咖啡飲料。
她們每個看起來都很可愛,活像是從漫畫跳出來的。
尤其是那兩個穿著貓女裝的國小系女生,吸引了一大票的蘿莉控冒出來。
「老闆,那些人你是從哪裡找來的?」我偷偷的問正在喝檸檬紅茶的老闆。
「她們是我高中同學找來的,一堆愛裝可愛的老太婆。」老闆說。
「妳認識的怪人還真多。」我說。
「謝謝。」老闆點點頭。
老闆還是各種怪門路都有辦法阿。
「小妹,愛希亞的等待好了喔。」茗芸還是擔任咖啡師,不過旁邊多了兩個專門處理食物跟餅乾的師傅,當然也是老闆找來的。
「好。」我接過咖啡還有餅乾,把它端了起來,走向子浩的三號桌。
「先生,你的咖啡,請用。」我說,把咖啡跟餅乾放在桌子上。
「謝謝。」

知道了吧。
這個政策被老闆稱為「角色扮演大進擊」。
不過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
不,事情才剛開始。

老闆說的刺激市場其實有三部曲。
而這個只是第一步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