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本,老闆跟茗芸。

「除了閱讀以外,還可以做什麼呢?
逛一下二手書店,找回一本以前最愛的書,
尋回還沒被現實社會污染前的自己,
念舊的人最可愛,不管是好的壞的。」

星期六,今天一整天都在書店裡過著,但又閒的無聊,所以我就跟茗芸聊起了那傢伙。
「小妹,他喜歡妳囉。」茗芸說,滿臉的偷笑。
「不要亂講啦,我喜歡的是子浩。」我說,洗著咖啡杯。
「就是愛喝亂調咖啡的那個阿?」茗芸說,把我的杯子拿過去擦乾淨。
「嗯。」我點頭,臉又紅了。
「說的也是,我也覺得愛亂喝咖啡的比較好,有種書卷氣。」茗芸摸著下巴,思考著。
「什麼愛亂喝咖啡的,他叫子浩。」我強調。
「好吧,瞧妳認真的。」茗芸笑的很賊。
「我哪有。」我說,我覺得臉上越來越紅了。
「妳有!」她說。
「沒有!!!」

但說到老闆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因為老闆最近都不知道在忙些什麼,老是見不到幾眼就騎著機車到處跑。
「老闆最近在幹嘛?」我問茗芸,她搖頭。
「好像在忙些模型的事吧?」茗芸說。
「什麼是模型?」我問。
「就是公仔啊,以前有一部卡通叫做剛彈,妳知道吧?」茗芸說。
「我哥好像很喜歡。」我點頭,說。
「就是那類型的模型最受歡迎。」茗芸說。
「真的嗎?真不知道他們收集那個幹嘛?」我問。
「不知道,男生是一種很怪的動物。」茗芸搖頭。
我同意。
當晚老闆拉著一個很怪異的娃娃回來。
「我終於買到了。」老闆興奮的大呼小叫。
「你買了什麼?」我好奇的湊上去看,但看了一眼我就後悔了。
因為那根本不是什麼剛彈模型。
而是一個看起來很噁心的娃娃。
破破爛爛的娃娃。
「這是恰吉。」老闆說。
「恰吉!?」茗芸睜大眼睛,看著老闆買的『恰吉』。
「你確定你要把它放在這裡?」我問老闆。
「我才不要,那麼珍貴的東西,當然是放在我家。」老闆說。
「那就好。」我吐了一口氣,心想還好,如果要我整天跟這傢伙在同一家店裡,我早晚都會發瘋的。

上次考試的結果出來了。
我拿到排名的時候差點吐血。
「我為什麼會是第十八名!!」我拉著雪玲大呼小叫。
「你自己不用功阿,怪得了誰。」雪玲看著自己的排名冷冷的說,她第八名。
「哪有,我很用功耶。」我說。
「成績代表一切。」雪玲說,真夠狠。
回家後,對面的書店內。
「老闆,怎樣才能讓成績急速上升阿?」我問正在看火影忍者的老闆。
「快使用千年殺阿!!!」老闆對著電視大吼小叫,手還用出我不知道的怪姿勢。
「老闆!怎樣才能讓成績急速上升啦!!!」我又說了一次。
「成績急速上升?」老闆轉過頭來,滿臉疑惑的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說:「因為我的成績不太好,所以我想問問看怎樣才會變好。」
「……」老闆想了一下,然後轉過頭去繼續看火影。
「快說啦!別裝死!!」我拉著老闆的肩膀。
「等我看完好嗎?」老闆說,看著電視上的鳴人。
「不要,現在啦!!」我說。
「好啦,我老實告訴妳,我也不知道。」老闆無奈的看著我說:「我當學生的時候特混,成績比妳還差。」老闆很誠實的說。
我看看茗芸,茗芸朝我點點頭。
我又看看老闆,老闆也點點頭。
「妳自己笨也沒辦法阿,矮冬瓜。」賴言銘躲在角落,放下手上的書來笑我。
「那你考多少!你講阿!!」我自豪的說,因為我壓根兒認為壞學生一定不會讀書的。
「我喔,也不高啦。」他說,露出一臉不在意的樣子。
「哼,自己也沒多強嘛,還敢笑我。」我對著他吐舌頭、做鬼臉。
「嗯,我才第二名而已,真是濫阿。」他說。
「第二名?!騙人,你怎麼考的?成績單拿來我看!」我說。
「妳那麼關心我的成績喔?」他賊賊的笑,從書包拿出成績單。
「不可能吧!!五百六十三?」我大叫。
「這一切都是命阿。」他說,拍拍我的頭。
然後又轉頭去看老闆他們在幹嘛。
「白癡。」茗芸罵老闆,因為老闆又跑去亂買東西了。
最近老闆又再度迷上了武俠小說,整天抱著一本又一本的金庸跟古龍,見到人就說:「大俠好,不如咱們坐下來吃個茶喝個包子吧!」
「有一種東西,叫正義,正義需要高強功夫。」老闆大喊。
「有一個東西,叫白癡,就是鬼吼鬼叫的你。」茗芸大罵。
我搖搖頭,不想再理這兩個笨蛋了。
雖然老闆跟茗芸每天都會說的戲碼每天都不一樣,但聽久了就沒感覺了。
上個禮拜老闆迷上的是布袋戲的布偶。
然後三天前迷上的是GBA的遊戲。
今天又換成了武俠小說。
我跟茗芸都很害怕他有一天會拿女性雜誌來跟我們討論。
「矮冬瓜,阿進又在幹嘛了?」賴言銘問我,指著正在跟茗芸刀光劍影的老闆。
「不知道,還有我不是矮、東、瓜、啦!!」我大叫。
「哈比人的悲哀。」賴言銘說,瞇起大眼睛竊笑。



「所以呢?爸,我問你,如果有一個人不停的煩你,你會怎麼辦?」我問我爸。
「喔,打他吧。」我爸用一臉關我屁事的樣子看著我說。
「認真點啦!!」我踢我爸的椅子。
「嗯,甘我屁事。」我爸比香煙捻熄,很認真的看著我。
認真到我很想弒親。
既然爸不行,我看我還是去問我哥好了。
我答答答的踩上樓,悄悄地走到老哥的背後,看他在玩什麼。
嗯,還是在玩阿給,真是的。
玩不膩嗎?
我輕輕的用手蓋住他的眼睛,然後死命的抓著。
嚇的他直發抖,鬼叫說:「錢我放在櫃子第二格阿,老兄別殺人阿。」
「……」我真的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了。
「哥,你在白癡什麼?」我鬆開手,皺著眉頭,問我哥。
「靠!!!!!妳他媽的玩啥裝鬼嚇人!!!!」我哥一發覺是我後,馬上站起來,用中指指著我的鼻子開罵。
「你等一下在罵我啦,我要問你問題。」我說,推開他的手。
「妳要問啥鬼問題?」我哥說,轉頭看看螢幕,然後又轉過來。
「就是啊,有一個人不停的煩你的話,你會怎樣?」我問。
「妳們這年紀的白目高中生流行問這種笨問題嗎?」我哥說,挖挖鼻孔。
「別廢話,回答就對了。」我踹了他一腳。
「求我阿。」哥一臉囂張的看著我,鼻孔還特別張大,好像正在用鼻孔瞪我。
「你到底說不說!」我受不了只好用我最近看班上笨男生玩的絕招。
「如來神掌!!!!!」我大喝一聲,用手掌用力的拍上老哥虛弱的背上,很意外的居然沒有聽到碰還是轟的一聲,我點點頭,相信老哥已經吸收了我全身的內力了。
「老哥,你收到我的誠意了嗎?」我問問哥。
「@$」(_*$(*)#)__*」老哥開始發出一些無意義的怪話。
我心想如來神掌好像還是不行,我只好再發動我強大的念能力。
「化骨綿掌!!!!!」我學電視上的海公公,左手有意沒意的亂揮,然後在老哥的背上印上我自豪的絕招。
又是沒有聲音的一擊,難道是我打的太小力了?
「(@)$(&^)_++」老哥又說。
然後我只好用我第二個念能力了。
「草帽魯夫的橡膠暴風雨!」我大喊,然後雙拳瘋狂的在我老哥身上狂轟。
「汪───嗚───」肉鬼跑了過來,張大水汪汪的狗眼睛看我正在幹嘛。
「乖,肉鬼,我先跟哥談完之後再跟妳玩喔。」我朝肉鬼微笑。
肉鬼乖乖躺在地板上,溫順地看著我,尾巴不停的搖來搖去。
那天晚上,我跟肉鬼玩的很高興。
那天晚上,老哥又跑去醫院包紮。
那天晚上,月亮很圓很漂亮。

然後我本人呢,除了高二下學期的期末考考的還可以之外,其他完全失敗。
暑假就來臨了。

「星亭姊姊,我問妳喔,妳知不知道送人生日禮物送什麼比較好?」有一天,蘋蘋害羞的問我。
「不知道耶,要看別人喜歡什麼吧?」我回答蘋蘋,把一杯蘋果西打遞給她。
「但是人家不知道他喜歡什麼耶。」蘋蘋說,嘟著小嘴。
「那麼這樣好了,你偷偷跟姊姊說你要送誰生日禮物,我替妳問。」我對蘋蘋眨眨眼,偷偷的微笑。
「真的嗎?好棒唷。」蘋蘋興奮的蹦蹦跳跳。
「嗯,但是要先跟我講是誰。」我把耳朵貼向蘋蘋,讓她可以在我耳邊偷偷的說。
「就是阿,人家想送博聖生日禮物啦。」蘋蘋小聲的說,深怕被別人聽見似的。
什麼!?那個死老氣魔人小鬼?那個整天抱著一本大書,老是愛講什麼人生的臭小鬼也有人要?該死!現在的小鬼發育真快,才國小二年級就給我搞這種飛機。
「他喔,送他書吧,我記得他很喜歡看書的。」我說。
「可是人家不知道他喜歡看什麼書阿。」蘋蘋整張臉都紅了起來,扭扭捏捏的。
「就挑一些妳覺得好的書給他好了。」我說。
「我就知道星亭姊姊會這樣說,書我已經買好了,但是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喜歡耶…」蘋蘋從小背包拿出一本全新的書遞給我看。
「嗯,那要看看是什麼書了…」我說著,但我一下就後悔了。
因為我看著蘋蘋遞給我的『七隻小綿羊與大野狼』發楞。
我敢打賭,要是博聖他會喜歡的話,天隨時就會下紅雨了。
「好像不錯耶。」我把書還給蘋蘋,但表情還是僵硬的厲害。
「真的嗎?妳覺得博聖會喜歡唷,好棒唷。」蘋蘋笑的很幸福,絲毫沒察覺我的表情。
我只能自顧自的傻笑,並祈禱博聖那死小鬼不要破壞蘋蘋的粉紅夢想。
既然小學生蘋蘋已經動手了,那我想我也不可以在待在原地繞圈圈,我想我應該需要一把火讓我咻的一聲飛上天去才對。
但是看看自己,我雖然有著可以跟國中女生比的蘿莉身高以外,我還有什麼呢?
我是個女生,但我很不擅長打扮。
我是個女生,但我很不會煮東西。
我是個女生,但我很不會裝可愛。
女生最大的榮耀我到底都丟到哪裡去了?

所以我決定回家問家人。
首先是用一隻提供我一隻蝌蚪的爸。
「爸,你覺得我怎樣會比較漂亮阿?」我很認真的問爸,我敢打賭我一輩子從沒那麼認真問過爸。
「阿?」爸臉上倒映著藍藍的一片,然後又換成綠不拉機的一片。
爸有個我一直都修練不起來的念能力。
我稱為『遙控魔』。
因為爸每次看電視的時候老是都不停的換頻道,而且只要是有政治類的節目出現,爸就會用一千赫秒的速度切換下一台,然後回過頭來,他已經起碼把所有節目都看過一遍了。
可惜的是,每次都沒看到什麼好看的。
這號稱為我家的經濟殺手之一。
「爸,我問你我怎樣會比較漂亮!」我問,拍拍爸的臉。
「挖阿災。」爸很簡單明瞭的說。
「靠!快說,我怎樣會比較漂亮?」
他既然提供我一隻蝌蚪,就要說一個我怎樣會比較漂亮的理由出來,負點責任。
「我不是說挖阿災嗎?」爸又說了一次,臉上依然是一塊藍一塊綠的。
「那個不算啦!!」我激動的說,雖然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激動。
「妳舉例,我想。」爸提供意見。
好像不錯耶,我想想。
用水果好了。
「爸,好吧,如果用水果形容我呢?你會想到啥?」我說,頗為滿意的微笑。
「水果?」爸皺了一下眉頭,想了一下說:「蓮霧。」
「蓮霧?!」我嚇的嘴巴久久合不起來。
「為什麼是蓮霧?」我急忙問爸為什麼我是蓮霧,結果他居然說。
「剛好盛產阿。」
對於爸我失望了,所以我只好上樓,去問其他人的意見。
接下來問的是老是把我當成小孩的媽。
「媽,如果妳的女兒是一個水果的話,妳希望是什麼水果?」
「水果呀,我想想。」媽抓抓頭,然後全身震了一下,興奮的對著我說:「榴連。」
榴連!!!!!!!!!!!!!!
那ㄟ安納?!挖那ㄟ喜榴連!!!!
「我不相信……」我傻傻的看著媽,她正在偷笑。
「嘻嘻。」媽露出一副小賊臉,拍拍我的頭說:「小笨蛋,人家故意鬧妳的啦,妳怎麼可能是榴連呢?人家才不喜歡榴連呢,妳也不是榴連阿,妳是人家的小天使。」
我的眼睛縮小,而且已經開始失焦了。
「妳是蘋果吧。」媽突然說,然後我的靈魂像是半夜睡覺突然有種摔下床的那種感覺一樣的飄回來身體裡。
「我是蘋果喔。」我看著媽傻笑。
媽點點頭,舉起大拇指。
「那媽,妳覺得我什麼時候最漂亮?」我又問媽,心中燃起一份希望。
「……」媽沉默了,好像被我的話嚇到。
「怎麼了?媽?」我問。
「我覺得妳隨時都很漂亮阿。」媽傻笑,但是不敢看我。
「妳騙人。」我冷冷的說。
「妳別亂講啦,妳很漂亮的啦。」媽說。
然後我只好帶著我滿懷的疑問走向房間。
哥正好在洗澡。
「哥,如果你妹是一種水果,你希望我是什麼水果?」我站在浴室門口。
「啥?」老哥沖著水,口齒不清的說。
「我問你,如果我是一種水果,妳是希望我是哪一種水果。」我在門口大聲的說。
「吵死了,聽到了啦。」哥在裡頭罵我。
「是你要我說的耶。」我感到很冤枉。
「妳是西瓜啦!」哥說,我問為什麼。
「因為西瓜很大顆,跟妳的頭一樣大顆,然後裡面臭臭的,就跟妳一樣臭臭的。」哥說。
「……」哥不想活了嗎?
所以我打算,在哥出來的時候,用念能力教訓教訓他。
讓他知道什麼叫做『妹妹的復仇』。

最近子浩都沒來,害我最近都沒什麼心情做事。
而且那個賴言銘還一直鬧我,害我在店裡的時候,都要回頭看一下他是不是乖乖坐在位子上。
「小妹,上班不認真點,我會把妳的錢縮水喔。」老闆說,拼著一個碩大的拼圖。
「老闆,你又亂買東西了喔。」我看了看,是一幅難度很高的中國山水。
「什麼亂買,這是藝術。」老闆強調,拿起一塊。
「藝術歸藝術,亂買還是亂買。」我說,偷偷藏起一塊。
「偷東西的人,手會被狗啃掉。」老闆突然冷冷的說。
咦?他怎麼會知道?
「好啦,我拿出來就是了咩。」我說,丟出藏起來的那塊拼圖。
老闆偷笑:「我只是說說而已,誰知道妳要偷阿,做賊心虛阿,嘻嘻嘻嘻嘻。」
「媽的!你耍我!」
「笨蛋才會被老招騙阿。」賴言銘突然在我的身邊冒出來。
「你才是笨蛋啦!!!!」我對著賴言銘說,但是他根本不理我。
「阿進,來下動物棋吧。」賴言銘說。
「不要,我還沒拼完。」老闆拒絕。
「阿進,別那麼固執。」賴言銘說,用手指彈老闆的額頭。
「找死阿,臭小鬼。」老闆說,眼睛冒出血絲。
「阿進,臭老頭。」賴言銘說,嘴角又揚起邪惡的笑容。
「言銘,你要我把你小時候的事情說出來嗎?」老闆也冒出非常詭異的笑容,臉上出現猙獰的皺紋。
說完之後,賴言銘就好像是被下了定身咒一樣,一動也不動的看著老闆。
「要不要呢?我的記性還不錯,要不要驗收一下?」老闆陰險的說,手又拿起了一塊拼圖。
「我看還是不要好了。」賴言銘恢復原狀,冷靜的看著老闆。
老闆恢復原來的表情,微笑道:「以後不要在那麼囂張阿,容易被打。」
這一局,賴言銘占下風。
老闆已威脅手段取得勝利。

後來又過了幾天。
子浩終於來了。

「一杯愛希亞的等待。」子浩說。
「最近很少來阿,怎麼了?」茗芸問。
「忙著打工,所以沒空。」子浩簡單的說。
「喔。」茗芸也明瞭的回答。
今天子浩還是坐在靠窗的三號桌,他好像很喜歡那裡可以看到外面的感覺。
「喂!小妹,那傢伙好像很喜歡發呆耶。」茗芸邊調咖啡邊說。
「會嗎?」我看了看子浩。
「因為他一來,我就覺得他好像一臉發春樣。」
發春?不會吧?他才是讓別人發春的吧?
「好了,咖啡好了。」茗芸說,把一杯咖啡遞給我,並說:「快送去,我知道妳在想什麼。」
茗芸偷笑,真是個愛偷窺別人心理的人。
我端起咖啡,慢慢的走到子浩那邊去。
「咖啡來了。」我把咖啡放在桌上。
「好的,謝謝。」子浩朝我點點頭。
我對他笑了笑,不過我要趕快走,不然就會被他發現我臉紅的樣子。
「對了,以後可以不用叫我先生,叫我子浩。我記得妳跟我同校。」子浩說,對著我微微笑。
我感到我的臉已經開始紅了起來,真是不好意思,真想拔腿就跑。
我不想讓子浩看到我滿臉通紅的樣子,就趕緊點點頭,轉頭。
就幫我要逃跑的時候,子浩又突然叫住我,說:「妳知道我的名字,我還不知道。妳可以告訴我嗎?」
「我叫做江星亭,星星的星,涼亭的亭。」我說,微微笑。
「很可愛的名字。」子浩也笑了,喝了口愛希亞的等待。
YA!!!!!!今天是什麼好日子,子浩居然說我的名字很可愛耶。
好棒唷!
今天心情大心。

晚上七點多。
「小妹,妳沒事吧?」老闆摸摸我的頭測溫。
「我沒事阿。」子浩魔力實在太大了,從他下午來過以後,我就一直興奮到現在。
簡直就比喀藥還要HIGH,雖然我沒有實際喀過藥,不過我想我一定會比那些喀藥的人HIGH!

對了既然這篇叫做老闆與茗芸。
我總不能只顧著自己的事吧。
好吧。
「老闆,你跟茗芸怎麼認識的阿?」有一次,在我還沒當店員的時候問過。
「忘了耶,我記性一向很差。」老闆,咬著餅乾嘎拉嘎拉。
「為什麼要嘎拉嘎拉的咬。」我也拿起一塊。
「配上音樂比較好消化。」老闆說。
「是噪音吧。」茗芸給我一杯蘋果汁,給老闆一杯清水。
「我最討厭水了,沒味道難喝死了。」老闆抱怨,但還是喝了。
「死胖子,多喝水。」茗芸比中指。
「死馬尾女!」老闆憤恨的看著茗芸。
「好啦好啦,不要吵架。」我乾硬的笑,站在兩個人的中間。
「算了,馬尾的!小妹問我跟妳怎麼認識的啦。」老闆叫茗芸。
「我沒有名字喔,死胖子。」茗芸坐在我的對面,老闆的旁邊。
「那我先去忙了,誰知道綁馬尾的會不會陷害我。」老闆在走的時候,回頭看著茗芸不發一語,然後才走掉。
「你剛剛再看什麼!!」茗芸氣的大叫,幸好被我抓了回來,不然老闆就死定了。
「小妹,妳想問我跟老闆怎麼認識的嗎?」
「嗯。」
「小妹,人跟人之間很奇妙唷。」她微微笑。
「對阿。」我點頭。
「我跟老闆的相遇就是很奇妙的。」
「怎麼個奇妙法?」
「那我就要從我大一的時候開始講囉。」茗芸想了想。
「那不是好久之前?」
「什麼好久之前,我才二十五歲耶。」茗芸強調。
「大學大概是十八歲,妳現在二五,那不就是七年前嗎?」我在腦裡計算著。
「妳到底要不要聽阿,再算下去我生氣了。」茗芸說。
女人總是很在意自己的年紀。
「我阿,在大一的時候,遇見了一個人。」
「是老闆嗎?」我問。
「不是那個死胖子。」茗芸指著正在搬書的老闆。
「那是誰?」我問。
「我知道他一直守護在我的身邊。」



我大一的時候。
曾經談過一場戀愛。
可惜,結局不是我所期待的。

「喂!妳是不是劉茗芸?」在大一的迎新晚會,一個衣服穿的亂七八糟的人問我。
我點點頭,也想想這個人是誰。
「好,當我女朋友吧。」他說。
「為什麼我要當你女朋友?」我看看他,覺得莫名其妙。
「因為我喜歡妳阿,我覺得每個人的相遇都很奇妙的,所以我遇到妳也一定是有意義的。」他很認真的看著我,但我覺得他是在胡說八道。
「但是我不喜歡你阿。」我說。
「沒關係,雖然現在還看不出來,但是我想我們以後就會發現了。」他說。
「你吃藥了嗎?」我說,有點不爽了。
「為什麼要吃藥?」他問。
「你腦子壞了。」我說,快速離開。
「慢著,我腦子哪有壞阿?妳不記得我了嗎?」他說,在我後面大叫。
我哪記得他阿,他到底是誰阿?

一開始就遇到怪人,好討厭。
沒辦法,我只好趕快躲回宿舍。

第二天,我去上課的時候又遇到他。
「喂,妳昨天跑去哪裡了?我都找不到妳耶。」他走過來,一副跟我很熟的樣子。
「要你管唷。」我沒好氣的說。
「妳怎麼?昨晚睡不好嗎?」他自以為關心的說。
「沒有啦。」
「有什麼事情要講喔,女生的身體很容易壞。」他笑的比周星馳還要燦爛還要白痴。
「什麼很容易壞?!」我臉紅著說。
「不是啦,我是說妳們女生的身體比較虛阿。」他乾笑了一下:「妳還沒想起我來阿?」
「我記得你阿,我們昨天見過面而已阿。」我說,誰能忘記呢?
「不是啦!我是說以前。」他說。
「以前我們見過?」
「對阿!妳再想想。」他很堅持。
「我打工的時候遇過你?」我說,他搖頭。
「我不小心拿飯丟過你?」我問,他嘆氣。
「我走在路上撞到過你?」我想,他無言。

「那到底是怎樣?」我終於不耐煩了。
「妳真的忘記我了喔?」他驚訝的說。
我點點頭,說:「好像真的不太有印象。」
「我是蕭名強阿!」他說,撥開頭上的劉海,露出一條年代久遠的傷疤。
蕭名強?蕭名強?

國小五年級。
一棵榕樹下。
「喂,當我的女朋友吧。」男孩說。
「不要!媽媽說不可以亂交男朋友。」女孩嘟著嘴。
「沒關係啦!」男孩說。
「不要啦!」女孩拒絕。
「妳看我頭上的傷痕都是因為妳耶。」男孩撥開劉海,露出一條剛縫好的傷痕。
女孩看了有點不忍,便對男孩說: 「那麼,長大之後,如果你再遇到我,我就當你女朋友。」
「一言為定喔。」男孩高興的說。
「嗯。」女孩的臉,開始紅了起來。
「要勾小拇指發誓。」男孩說,伸出小拇指。
「為什麼?」女孩問,看著男孩的小拇指。
「發誓阿。」男孩理直氣壯的說。
「好啦。」女孩無奈的說,但手指還是伸了出來。
「好!妳答應以後我如果再遇到妳的話,妳就要當我女朋友喔。」男孩心滿意足笑了。
「知道啦!」女孩也笑了。

我張大了嘴,看著他的樣子跟國小的某個人慢慢契合,變成完全的模樣。
「想起來了沒有?」他看著我問。
「想起來了。」我點頭。
「那太好了,當我女朋友吧。」他興奮的拉著我的手。
「才不要。」我一口拒絕。
「為什麼?妳說過我再遇到妳,妳就要當我女朋友的阿?」他著急的問。
「那是小時候的事情阿。」我說。
「我們勾過手指阿!」他說,舉起小拇指。
「少幼稚了啦。」我說,不太想理他。

然後,我總會在各個地方遇見他。
他跟我選同同一個科系。
跟我一樣的社團。
跟我一樣的夢想。

反正他就是已經決定糾纏我一輩子了。

「我以後想開一間咖啡店,屬於我自己的咖啡店。」我說,這是我的夢想。
「那我想當那間咖啡店的老闆,妳當老闆娘。」他說,一貫的傻笑。
眾人哈哈大笑,也有些人拍手叫好。
我正覺得不知所措的時候,他突然走到我的面前,彎下腰。
滿臉期待的對我說:「請問妳願意當我的女朋友嗎?」



「那妳有答應嗎?」我問。
「沒有,因為我當時正暗戀著別系的學長。」她搖搖頭。
「那麼然後呢?」我問,我對這個故事很有興趣。
「然後……」



我被他突然的動作嚇到了,久久無法回應。
旁邊的笨蛋還是一答一唱的起鬨。

「哎呀!強,你嚇到她了啦!」一個外號老賊的傢伙說。
「不要鬧了啦!」雅文趕緊把我拖走。

事後,雅文問我幹嘛死都不講話,害氣氛變的好沉默。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但是隔天我遇到他的時候,他又好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

就這樣過了一年。
我大二了。

那時候,經過朋友的介紹。
我跟心儀已久的學長交往了。

那時候,真的是我最快樂的時候了。
我每天都帶著絕佳的心情出宿舍,然後又帶著意猶未盡的心情回宿舍。
那時,我一直都沒注意其他人的感受。
尤其是他。

他還是每天都準時跟我上同樣的課、上同樣的社團、學一樣的事。
但是我總覺得,有種什麼不見了。

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麼感覺,只知道失去了那種感覺很不好。
我跟學長的感情越好,那種感覺就越不好。

但是我不能確定那種感覺到底是什麼,直到我看到他跟一個綁著短髮的可愛女孩在校園裡快樂的散步。
我應該祝福他才對,但是心情卻開朗不起來。

因為我知道,我心裡的感覺到底是什麼。
是傷心。
掉落在地面,以淚珠的形狀。

學長看我哭了,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是不斷的安慰我。
我揮揮手,說不用了。

然後,就這樣。
從此,我沒有男朋友。
因為我的男朋友正挽著另一個女孩。

而學長我也在幾天後分手了。
學長也是個很通情理的人,該放手就會放手。

大三。
大四。

我總覺得這樣的日子過的很快。

在畢業典禮的時候。

我終於鼓起勇氣,走到他的面前。
他抬起頭,疑惑的看著我。

「喂!蕭名強!你說你要我當你女朋友是真的假的?」我說,毫不在意其他人詫異的眼光。
「什麼?」他一時轉不過來,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我。
「我說你要我當你女朋友是不是真的。」我又說了一次。
「是阿。」他笑了,很坦誠的樣子。
「那為什麼不繼續追我。」我感到臉頰上溫溫的,好像是什麼東西宣洩了出來。
「因為妳不讓我追阿。」他說,拿出一張面紙。
「那你不會一直追喔,那樣我就會考慮了阿。」我讓他擦拭我的淚水,但他總是擦不完。
「妳們女生就是麻煩,總要到最後才肯說。」他說。
「是因為你不積極。」我說。
他舉起手來,伸出小拇指。
「當我女朋友吧。」
不知怎麼著,我答應了。
伸出小拇指。

「那你女朋友呢?」我說。
「什麼女朋友?」他疑惑的問我。
「就是那個短頭髮的那個阿。」我說。
「那個是我妹妹阿,笨蛋。」他說,拍了我的頭一下。
什麼?!那……我不就等於投懷送抱了!!!
「不早講!!」
「妳不是也認識我妹妹嗎?就是小學的時候常跟在我背後的那個阿。」他說,滿臉理直氣壯。
「誰知道阿!」
然後旁邊是一陣大爆笑。
因為就在我跟他吵架的時候,畢業典禮已經開始了。
上面的主席用很討厭的眼光看著我們,說:「情侶不要吵架!畢業後要吵再去吵。」

就這樣。
小拇指的約定生效了。
就在我們畢業的時候。

然後我們開始正式交往。
我想開間咖啡店,所以我畢業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咖啡店當學徒學做咖啡的技巧。
就像妳剛開始一樣。
而他也陪我經歷過一杯又一杯亂調的咖啡。
我當實驗者,他當白老鼠。

「今天來煮火鍋吧。」他說,那是一個颱風夜。
「可是外面下雨耶。」我說,看著外面。
「下雨天煮火鍋,才有感覺阿。」他說,隨手拿了一把雨傘就推我出門。
「那我要吃蛋餃跟丸子。」我說,賊兮兮的偷笑。
「愛吃鬼。」
「要你管。」
「妳要是變的太胖的話就沒人要妳。」
「還有你阿,我怕什麼?」
「要是我不在了呢?」
「你為什麼不在?」
「沒有啦,只是開個玩笑。」
「颱風天開什麼玩笑!」
「嘻嘻。」



茗芸哭了,我遞了張面紙給她。
「謝謝。」名芸說。
「然後呢?」我問。
「然後我就遇到老闆了。」她說,指著正在偷懶的老闆。
「不是啦,我是說名強。」我搖搖手指。
「改天再說吧。」
茗芸好像想刻意隱瞞這件事,我尊重她的做法,所以我不多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