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本書,我是星亭。

小妹,我告訴妳。每個人呢?
就是一本書。有的書很薄,大概只有十幾二十頁,有的卻有上百頁。
這是每個人的選擇問題。
有些人雖然很薄,但是裡頭的內容很好,是濃縮的,我們稱為精選。
也又些人,雖然有上百頁,但是裡頭一點內容都沒有,那時,我們就會說這本書是騙錢的。
所以我告訴妳,妳如果要成為一本讓人讀起來可以很快樂的書,妳就要做比較快樂的事。


說起這家店,真是不知道如何開口。
因為裡面一點都不像是書店,但又有任何書店都有的特色。
書很多。

「小妹,要是有興趣的話,要不要來叔叔這邊打工?」老闆阿進問我。
「不要,媽媽說不可以跟怪叔叔說話。」我故意鬧他,裝出可愛小女孩的樣子。
「妳一點都不可愛。」老闆斜著頭,打破了我塑造的形象。
「哼,臭老闆。」我對老闆吐吐舌頭。
「等妳有興趣的話可以來找我,這邊會有空缺。」老闆笑笑的走回櫃檯,開始對著電腦敲敲打打。
老闆是彰化人,年紀從外表看不太出來。只知道能開書店的應該都是些有錢人。老闆有點胖,不過說話很有趣,而且相當有經營書店的頭腦。不過我搞不懂,他為什麼會在台中開書店。
我曾經問過老闆他為什麼要開書店,但他只是先楞了一下,然後才摸摸我的頭,說:
「因為我喜歡,滿不滿意阿,矮冬瓜。」

真是討厭,人家雖然比其他女生嬌小一點,但也不能說人家是矮冬瓜阿。
我也有150公分阿!!別以為你比我高,就可以拿你的身高來壓我,臭老闆!

「矮冬瓜,妳在幹嘛?」茗芸輕敲了我的後腦杓,笑嘻嘻的問。
「我不是矮冬瓜啦!!!」

茗芸,唯一的店員,也是彰化人。
她戴著黑色的膠框眼鏡,綁著一頭烏黑的馬尾,整個看起來非常清秀靈活。
不過只限於看起來。

「喂!還偷懶,小心我給妳炒魷魚,馬尾女!」老闆突然開口,但是轉頭望過去,只看到他正在認真的替客人結帳。
「你裝的很假,知道嗎?死胖子。」茗芸說,朝著老闆比中指。
「謝謝惠顧,歡迎再來,請不要在意我們店員的不禮貌,她今天月事不順,所以心情欠佳。真是相當不好意思,我會好好檢討本店人員的疏失,敬請見諒。」老闆向買書的高職女生解釋,非常正經的胡說八道。
「小妹,給我一把刀,我要去宰了他,然後把他倒吊起來,擠乾他的肥油。」茗芸很顯然的發火。
「小妹,離她遠一點,我已經通知漁農處的專家來把鱷魚抓走了。」老闆說,露出邪惡的咪咪眼。
「算了,不跟死胖子計較。」茗芸說,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然後就看到,老闆在茗芸的背後做出各種奇怪的鬼臉。
接著,茗芸就衝過去打了老闆很大的一下。
讓整間書店都迴盪著巴掌聲。


明白了吧?這家店就是這樣。
虧我當初還以為這是一家殯儀館。
因為這家店的外面都貼著黑不拉機的牆紙。
店名也很怪,直接取名『對面的書店』。



大概在一個月前,從原本的自助餐廳倒掉以後,我還以為這裡會被拆掉,然後在改成新的住屋。但是很戲劇性的,在這間店倒掉的第二天,就有一個胖子漫不經心的走過來,看了看之後,當天就買了那裡。
而那個胖子,就是正摸著頭上腫包的老闆阿進。
不過最讓人感到神奇的是,在他接收這裡的一切之後,第三天,就把所有一切完全改裝成書店的樣子。然後第五天,他的店裡就冒出了一大堆的客人,讓人感到不可思議。

「請問,那個…那個…」我說,有點不敢問長的很像壞人的老闆。
「妳想問我有沒有打折嗎?」老闆說,兩眼像死魚一樣。
「不是…我…那個…」我搖頭。
「妳想問我可以白看書嗎?」老闆說,開始皺起了眉頭。
「不是,我只是想問…」我又搖頭。
「妳到底要幹嘛?」
終於,鼓起勇氣大喊:「我是想問你,文具區在哪裡!?」
然後就是楞了一下。
因為我看到老闆不可思議的表情。
然後又轉頭看到其他人以怪異的眼神看我,我的臉就像蘋果一樣紅,恨不得趕快逃離這個地方。不然就在地上鑽個洞躲起來算了。
「不好意思,我的店沒有賣文具。」老闆說。
然後是一陣大爆笑。
那時我真的好想直接從地面消失,好丟臉。



「小妹,別理胖子。」茗芸邊排書邊說。
「好,我會注意。」我看著手上穹風的老書”聽風在唱歌”,敷衍的回應。
「小妹,幫我把這本書放到熱門排行區。」茗芸說,遞給我一堆書。

「小妹,幫我簽收那些東西。」送書的叫我。
「小妹,幫老闆搥背。」老闆叫我。
「小妹,幫……」不認識的叫我。

在這間店裡,大家都叫我小妹。
因為我家就在這間店對面,走大概三十步就到了。
所以算是常客,而且老闆好像也認識我爸。
我叫做江星亭。一個很奇怪的名字。
我一直認為我的出生,帶給我家很巨大的震撼。
因為……
我老爸不知道在生我的時候發什麼神經,居然在我媽辛苦把我擠出肚子的時候,很瀟灑的在外邊抽煙看星星兼飆車。
氣的我外公,發起老火,從嘉義老家,一路飆到台中來找我老爸興師問罪。
最後不但沒有找到我老爸,而且還在我媽隔壁,開了一間病房。
原因是血壓過高。還被醫師警告如果再生氣的話,很可能會死翹翹。

我媽呢?她則是很努力的把我用力擠出來,不過還好。
她說我出生的時候,看到了很巨大的綠光,跟一旁守候她的天使。
她就知道我是上天給她的禮物了。

「是手術燈跟醫生吧?」我說。
「才不是,是天使跟綠光。」我媽說,笑的很燦爛。
「是手術燈跟醫生啦!」我很堅持。
「是天使啦!!」我媽說,噘起嘴來。
「手術燈啦!!!!!!!」我大喊。
「不然我們剪刀石頭布,誰贏誰就是對的!!」她舉起手來。
我也舉起手來。
握拳。
她是剪刀,我是石頭。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我看著她。
「我…我…」她看著自己出的剪刀,手足無措的哭喊:「嗚───嗚───我的小天使變成不良少女了,她要去染頭髮了,嗚─────好可怕───嗚────」
「………」我。
到底現在是怎樣?

然後就看到我爸走了過來。
朝著我揮揮手,叫我去旁邊跟他談一下。

「妳想染頭髮?」我老爸的臉色很難看。
「沒有,是媽亂講啦……」我想解釋,但是被我爸打斷。
「那妳媽哭什麼?妳翅膀硬了,想飛了喔?」我老爸穿著衛生衣跟四角褲,手裡握著報紙惡狠狠的說。
「好,對不起。」我也只能這樣說。
「好,乖。」我老爸摸摸我的頭,又跑回廁所蹲著,在走之前,特別叮嚀我去跟媽倒個歉。
我能怎麼做?
當然也只能道歉了。
「媽,對不起。」我說。
「好乖,這才是我的小天使。」她抱著我,在我臉上親了一下。
「好噁心喔。」我抱怨。
「不給媽媽親,我就當妳還要當不良少女喔,我要哭了喔。」我媽還裝哭威脅我。
「好啦好啦。」我話來沒說完,她就撲了過來。

這就是我爸跟我媽。

不過除了他們之外,我家還有另外兩個很重要成員。

其一是我家的狗。
肉鬼。(請用台語發音。)
來,跟姊姊念一次。
肉~~~~~鬼。

她是一隻肥肥的大麥叮。
整天都只會守在電視機前,時常被我老爸當成腳墊踹阿踹。
雖然我家每個人都會踹個幾下,而且感覺還不錯。
難道是家族遺傳?
或者是玩玩她肥肥的肚子,時常戳阿戳的感覺真的很好,好像在戳肉丸一樣。
還有唷,她是女生。
雖然看不出來,不過他的的確確是女生。

最後一個。
就是我那個只會每天玩線上遊戲的哥哥了。
為什麼我會把他排到最後一個呢?
因為我幾乎一天到晚都看不見他。因為我每天早上去上課的時候,他都在睡覺。
只有我假日的時候,才會看到他在玩彈水阿給,他這個人很奸,他都新辦一個新帳號,然後拿去電新手,有夠惡劣的。
而且最討厭的是,他還跟我睡同一間。我睡下舖,他睡上舖。半夜都會被他殺人的打呼聲吵醒。
然後有時候,他睡覺都會滾來滾去。
真煩。

有一天,半夜。
碰的一聲,我以為是地震。
然後我就趕緊爬起來,想逃離房間,但腳卻踩到一團軟軟的東西。
「阿!!這是什麼鬼!!!」我大叫。
「妳叫個屁阿!我被妳踩一句話都不吭勒。」我哥就躺在我的腳下,相當冷靜的看著我。
「你幹嘛躲在下面嚇我。」我問,看著應該很帥的哥。
「誰有空嚇妳,我是從上面掉下來的。」他說,毫不在乎。
「你是白痴阿?」我踹了他一腳。
「妳才是,乖乖睡妳的覺。」他爬了起來,用力的捏了我的臉。
然後他就又爬到他的上舖。
隔天。
我看到地板上都是紅紅的血,直覺的看著上舖,發現我哥今天很反常的窩在上舖睡覺。
而且翻白眼了。
那時我就知道事態嚴重了。
所以我趕快去敲我爸媽的門。
「爸!媽!開門!哥流血了。」我在門外大喊。
「喔--喔--流血阿?很好阿。」我爸說的。
「哎呀,你去看看你兒子啦。」我媽說的,到底我媽比較有人性。
「好。」在我爸說完這句好之後,我先是聽到我爸刷牙,接著上廁所的聲音。
「快啦!哥快死了啦!」我又敲門。
「我盡量,我盡量。」然後聽到吹風機的聲音。
在五分鐘後,我爸才西裝筆挺的走了出來。
「爸,哥快死了啦!」我感到我的眼淚快滴下來了。
「喔,我去看看。」我爸才乾脆的跟我走到房間去看哥。
哥還是一臉死樣。
滿地的血跡,跟窩在被窩裡的屍體,你看到會作何感想?
我不知道,我爸也不知道。
「有發燒嗎?」我爸摸摸他的額頭,感覺了一下,說:「嗯,很正常。」
然後轉頭就走。
「爸!你要去哪?」我問爸。
「上班阿。」我爸很理所當然的告訴我。
「那哥呢?」我問。
「讓他繼續睡阿。」我爸說,挖挖鼻孔。
「哥會死吧?」我不敢置信的看著我爸。
「不會吧,沒發燒阿。」爸又摸了摸哥的額頭。
「但是哥翻白眼了耶!?」
「嗯,好怪喔。」我爸看了下,轉過來看著我說:「妳說對不對?」
天阿。
「喂,妳也該去上課了吧?」我爸說,轉頭又走。
「對吼!」我恍然大悟,然後把哥的事,先拋在一旁,開始換衣服。
早上7:00準時去上課。
阿彌陀佛。
我朝著哥拜一下,然後去上課。

「然後妳爸就不管妳哥了?」雪玲問我,用非常不敢相信的表情。
「對阿,我爸只摸摸他的頭,說沒發燒就好了。」我說,兩手攤開,一臉無奈。
「妳家人好奇怪喔。」雪玲想了一想又說:「不過很好笑。」
「會嗎?」我喝了口雪碧。
「會───」雪玲伸了個懶腰。
這節課真是無聊。

回家後,我剛打開門。

「妳回來啦。」我哥的聲音。
「你還沒死喔?」我問,看著我哥頭上包的一個很大的繃帶。
「死不了的,我可是比王紹偉還強,世界上最強的男人阿!!」我哥自豪的說。
「是嗎?」我看著他,絲毫感覺不到他有什麼地方強的。
然後我問我哥,他到底是怎麼死而復生的。
他說:「我自己撘車去包的,不過錢是媽出的。」
「難怪最強。」我說。
「剛剛好而已。」他說,看著電視上的KERORO軍曹。
「怪青蛙。」我說,看著電視。
「妳今天不去書局逛喔?」我哥問我。
「今天老闆出去雲游四海了,今天不開店。」我說,啃起桌上的餅乾。
「喔。」哥說。
「你要幹嘛?」我很好奇。
「沒有。」
「一定有。」
「我說沒有。」
「別裝了啦!」
可惡的哥還是沒說,虧我還拼了命的戳他的頭,但他還是一副不退縮的樣子。

隔天,我下課後。
我又去了書店。

「老闆好,我又來了。」這是我的開場白。
「小妹,新書在這裡。」老闆總會這麼說。
「小妹,今天妳要喝柳橙還是蘋果?」然後就是茗芸。
「蘋果。」我說,隨便找了一個位子坐著。
「好。」茗芸遞給了我一杯。

今天晚上,書店的人有點少。
不過有特別顯得安靜,很適合看書。

老闆很愛看書,或者是說老闆看的書都很怪。
老闆曾經對我說:「小妹,我告訴妳。每個人呢?就是一本書。有的書很薄,大概只有十幾二十頁,有的卻有上百頁。這是每個人的選擇問題,有些人雖然很薄,但是裡頭的內容很好,是濃縮的,我們稱為精選。也又些人,雖然有上百頁,但是裡頭一點內容都沒有,那時,我們就會說這本書是騙錢的。所以我告訴妳,妳如果要成為一本讓人讀起來可以很快樂的書,妳就要做比較快樂的事。」
「比較快樂的事?」我問。
「像是笑阿,玩阿之類的事。」
「嗯。」我點頭,好像有點懂。
「人很像書,書的外表有些不一樣,但質量都是一樣的,同樣是紙印刷的。唯一不同的只是印刷的字。」
「嗯,好像是。」這個我懂。
「那就這樣囉。」老闆摸摸我的頭。

「老闆,那你的書大概幾頁了?」我問。
「不知道耶,故事沒有結束印出來之前,沒有人會知道會有幾頁的。」老闆說。
「他的書是沒人看的那種。」茗芸吐槽老闆。
「比半生不熟的作家寫出來的有賣場就好。」老闆說。
「你說誰半生不熟阿!?」茗芸怒目瞪著老闆。
「荷包蛋阿。」老闆說,哼著歌。
「荷你的頭啦!」
然後茗芸又打了老闆一下很用力的。
「算了,假裝沒看到好了。」我自言自語,搖搖頭。
不想理這兩個笨蛋。

那天晚上,喝著蘋果汁。
看著老闆跟茗芸打架。
或者應該說是茗芸打老闆,我沒看過老闆還過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kura90833 的頭像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sakura9083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